盖·里奇的《阿拉丁》,权力与身份

盖·里奇的《阿拉丁》,权力与身份

盖·里奇2019年电影《阿拉丁》(Aladdin)

盖·里奇将一个阿拉伯王国的古典都市赋予了现代大都市的想象,又在其中注入了狂热与不安。每个人,从王室到平民,都在试图突破自己身份的禁锢,经过一番对权力(神灯的象征)寻觅、挣扎与使用,每个人物都实现了自己身份的变化,进一步达成新的圆满,只是盖·里奇的故事和传统故事,总是透着那么不一样。无论如何盖·里奇并不是制片厂流水线生产出的乖乖仔导演,虽然“阿拉丁的故事本身便很符合好莱坞经典叙事的要求:充满戏剧性的情节,完整闭合的故事结构,正反对立的类型化人物和大团圆式的圆满结局,”但是对于英雄的定位,对于女性意识的崛起,对于权力与禁锢的思考,都实现了新的突破。

盖·里奇的《阿拉丁》,权力与身份

阿拉丁作为反传统英雄

阿拉丁除了混大街,会跳舞,实在不是干政治的料。他占了贾方“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愚蠢的便宜,拥有了神灯,可是神灯虽然赋予了他转变身份的权力,但是权力只是他外在的身份转换的一个幌子,他从街上的乞丐成为王子,在本质上成了他一段内心的成长戏。看看他在皇宫舞会上的那段极为自恋的舞蹈,每个人借助权力能够自我开发的领域,也是根据每个人的内心不同需求而定。阿拉丁终于从一个街头跑酷的神偷变成了潮酷的舞男。他终于可以单单纯纯做个专心恋爱的小白花了,终于不用非得靠当英雄来作为他的圆满收场了。男主可以不用成为高大上的英雄,也不是娶了公主就做国王,而是公主做了国王,将他招赘在自己的麾下。这可不符合异性恋男人对于自己的政治身份的定位。

盖·里奇的《阿拉丁》,权力与身份

阿拉丁(Mena Massoud 饰演)

盖·里奇的《阿拉丁》,权力与身份

阿拉丁与精灵(右)

贾方,作为阿拉丁的反面

贾方一出场,就被鹦鹉宣上殿。他闻一闻给他找来的男人,说虽然粗野,仍不宝贵。怎么看都像是给自己找男宠一样。粗野而宝贵的男人是街头上的浪漫主义,可遇不可求。盖·里奇某种程度上仍然没有舍弃他的同性恋隐喻风格,贾方作为冷静的现实主义者,丝毫不放过寻找浪漫的可能。他懂得浪漫的可贵,可利用,但是他不能是浪漫主义者。这也是为什么他不能自己深入洞穴,盗取神灯。贾方与阿拉丁是朝两个相反方向伸展的同质体,寻求着不断突破身份的可能。他们很快结成同盟,盗取神灯。他们虽然都是源于街头的流浪圈,但是他们的心性却全然不同:阿拉丁一向秉持着“如果你一无所有,就假装你什么都有”,“认清生活真相但依然热爱生活”的信念,而贾方始终都坚持着“永远不能屈居第二”的抱负。这两个同质体男人与代表权力的具有英国雅痞风格的男人一起,来了一段相互结合的三人行。权力自有它自身的规律可行,权力越大,禁锢越大。阿拉丁在权力面前迷上了自我,正派的自我纠正还是需要依靠反派的步步紧逼实现,阿拉丁终于知晓了权力的奥秘,并成功将实现权力最大化的贾方,逼入了神灯的禁锢之内。

盖·里奇的《阿拉丁》,权力与身份

贾方(右)

茉莉公主与女性意识抬头

茉莉公主(Jasmine)直接继承王国的戏码,其实在《指环王》三部曲中就存在,但是在《指环王》中似乎跟权力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指环王》中也展示了越是小人物,越能消解权力的重大。《阿拉丁》肯定吸收了《指环王》中对权力的消解与身份的突破这两个主题。盖·里奇基本还是忠实了好莱坞的个体反抗精神:强调面对自我与真相的重要。在《阿拉丁》中的阿拉伯王国虽然已经有上千年的没有女性继承王位了,但是公主的确非常有野心去认识这个世界,去接手治理自己的王国。盖·里奇并不是特别会塑造女性角色,但是公主这个角色并没有让他塑造成傻白甜的角色。她同样努力去实现自己身份上的突破。由于被禁锢宫廷,她很难实现接触现实的渴望。她的出场就直接和阿拉丁实现了身份捆绑,我们几乎以为她是一个街头混混,但是很快在阿拉丁的口中转换成了公主的侍女;然后我们才直到她是真正的公主,有着当国王的野心,在微服私访。当然她的身份没有真正变化,但是她突破了律法,不再做缄默的花瓶,选择从威权和传统的双重禁锢中破茧而出,为自己发声,说服队长哈金,暂时的扭转了形势。茉莉公主最后还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王子。

盖·里奇的《阿拉丁》,权力与身份

阿拉伯劲歌热舞嘉年华

这的确是一部盖·里奇的阿拉伯劲歌热舞嘉年华。像《阿拉丁》这样充满异域风情的电影,怎么可能少了歌舞和风情的展示呢?盖·里奇的电影,在内容上对原有的道德秩序进行推翻,在艺术上追求一种拼贴、跳跃、无厘头、不稳定的状态,正是雅俗共赏的、颠覆性的后现代电影特征的体现。电影开头的那段阿拉丁携同公主躲避卫兵追捕的跑酷,及至威尔·史密斯饰演的精灵出现,向阿拉丁自我介绍的那场歌舞戏,更是将盖·里奇快速剪辑跳切如麻的手段发挥到极致。还有人与动物的奇妙搭配,恐怕也吸收了不少《神奇动物》系列的魔幻因素,飞毯就很像《哈利波特》中的扫帚。英国式的雅痞,对“棍棒喜剧”风格的致敬,还有歌舞片的形式,向我们展示了这个琳琅满目、且具有颠覆性的怀旧童话。

盖·里奇的《阿拉丁》,权力与身份

盖·里奇的《阿拉丁》,权力与身份

“盖·里奇将古典精神和现代理念的共冶一炉,使一个老套的童话故事焕发了新的生机与面貌。在步入消费时代的当下,近年来好莱坞怀旧致敬的影片多不胜数,充斥着集体记忆的符号与时代意义的标识。电影成为一种对大众记忆再编码的方式,形式由于负载了情感含义而成为有意味的形式,不过真正能带来旧瓶新酒又或以旧换新般惊艳感的作品依然寥寥。”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当下中国正在上映的《哪吒》就是对1979年动画电影《哪吒脑海》的颠覆性改编。古典的片子纷纷实现了在秩序与身份上的圆满与和谐,然而却不能缓解当下社会人们对于权力与身份的焦虑。虽然形式化和娱乐性严重,但是盖·里奇在这部迪士尼真人电影中对古典精神和现代理念共洽所做出的些许尝试,毕竟我们能够从诸多古典作品中找到许多现代理念的构成因素。像豆瓣上有人评论的那样,“艺术作品的创新,并不一定要以愚公移山不舍昼夜的劲头去视打倒古典为目的,我们大可以选择在去翻跃这座大山后回望这一程来路,或许就会发现如电影里神灯精灵所说的那样,他(它)可是天底下最好的朋友呀!”(引自豆瓣作者观海云远)

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