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罗罗》:妖魔与人性的连续光谱

多罗罗终于完结了,我的评价这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品,主要胜在是手冢治虫的原作和本作的故事脚本,负责进击的巨人的脚本大师小林靖子,所以多罗罗的剧情还是很稳的。

在多罗罗的世界中,那个漫画之神向我们伸出手。在2019年的这个夏天,来了一次,「你大爷还是你大爷」的好动漫应该是什么样的教学。那这篇文章,我该如何说起,自己看多罗罗的感受呢?

看番剧的最佳情形一定是番剧都出完了然后一口气追完,那样的世界观浸润最深刻,也能更好的记住多数细节,在写篇分析的时候,我对很多章节的具体叙事,可能印象已经没有那么清楚,但那个形象一直在我眼前出现,在工作的时候,在发呆的时候,在某个抬头突然发现昨晚下了雨然后天空蓝的通透的时候,都会想起来多罗罗和百鬼丸的故事。

与本期的同档期的作品相比,他更深邃,更深刻,也更复古,也更能让人嗅到一种,好作品的气息。就像是前几天b站看到的那个视频所说的,动漫绝对不是根据画风来判别好坏的一类艺术形式,早年的作品还是能从画风上看到和今天趋同画风的很大差异。

那,从何说起呢。

光谱

多罗罗是一部并不荒诞的日本战国年代前的作品,所展现的更多的是那个世道,以及那个世道之下的人,人所蕴含的是复杂的东西。愚笨的人、弱小的人,还有受苦的人,慈悲的人,多罗罗就是那样的一幅众生相。

比如第一集中的强盗和小贩,比如2个鲨鱼做朋友的独臂少年·不知火,比如最后一集中被拯救的贫苦大众,比如醍醐领主本人,比如多罗罗事实上的母亲、和并无血缘关系的父亲。比如从头贯穿至结尾的琵琶丸,就像是本作的作者一样的一个观察者的角色。比如多罗罗一起去找宝藏的坏人头子,也只不过是乱世之中的芸芸众生罢了。

里边还塑造了一些妖怪,比如络新妇·阿萩,以吸收男人精气为生的妖怪,并不是魔神。一次意外被百鬼丸与多罗罗发现,与百鬼丸的对战中受伤逃离。被一个名叫弥二郎的男人收留,被其起名阿萩。原本只是想要吸收弥二郎的精气,但却被弥二郎的温柔所吸引,与他心意相通。比如第20集中的天邪鬼,其实只是一个恶作剧的鬼神,让人们说假话,从而啼笑皆非的故事的一个鬼神。比如遇到的一个鲭目的村长,管理着村子,但村长身上本身就寄宿着鬼神。

《多罗罗》:妖魔与人性的连续光谱

彩虹光谱,和人性多像

我觉得啊,在多罗罗的世界中,妖魔与人性是一道光谱,连续的光谱。真实世界中的大多数事物都是一道光谱,人性是光谱,思想是光谱,动机是光谱,性别是光谱。从来没有非黑即白的角色。

地鼠尽管在乱世之中可以挖了别人家祖坟,也不过是为了图财而已。在最后关头,他的本性还是善良的,用身体保护了领主女儿的安全,死之前还看到了大量的财宝感到了心满意足的去世。(贪财、无奈、小气、善良的聚集体)

百鬼丸是自私的,比起其他人更看重自己,尽管我们第一视角看来,理由十分正当,但事实上他在夺回自己身体的过程中伤害了很多的人。只有多罗罗陪伴着他,理解他。

醍醐领主是自私的,比起孩子更在乎国家,他反而是希望借助鬼神的力量来治理国家,从来没有想过靠自己的力量。但是他的出发点其实是可以理解的。牺牲一个人的幸福,换取这么多人的幸福,看上去是平等的,但是之前的文章中有讲过。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正无穷的价值,100个人的正无穷和一个人的正无穷,其实也是无法比较的。

妖怪也并非都是坏人,尽管在本片中出现的大多数妖怪其实都站在恶的一方。啊?比如上面说的那个爱上人类的妖怪,其实更愿意成为人类。所以更不会因为他是妖怪还是人类,就觉得他是善良还是狠毒。这并不是一个二元的世界。有的鬼怪其实只是想搞恶作剧,并没有什么更坏的想法。

这个故事讲的其实着重讲的还是世道,旅行者和乱世的群像。

即使是在那样的一个乱世之中,也有着人性的闪光点,像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和相依为命的弟弟互相拯救的故事。

对于百鬼丸来说,这世界是一团黑暗,一团黑暗之中,他感受不到嗅觉听觉神经双腿和双手,任何妖魔是红色(红色的运用非常得当),而故事的主线的多罗罗则有着乱世群雄的女儿的身份,她的父母都是爱她的,但无奈生于这样的一个地狱,从小就背负起漂流活命的命运,她只有大哥可以依靠。在那个战乱的年代里,多少素不相识的人因为相依为命成为了朋友,想起了以前在某个电影中看到的,人类个体都是很渺小的生物。在偌大的世界中只能够结伴生存。

没有人可以不依赖任何人在大自然中活下去。

父母

父母的缺位,父母的补位。

故事中的百鬼丸的真正的父母,父亲不可以称之为父亲,是国家的王就注定疏离了父子的关系,这是无可避免的悲剧之一。然而本作的父亲变本加厉的将自己的孩子献祭给鬼神,不依靠自己的力量而希望依靠鬼神的流量来保一方水土。这种行径在当时是可以理解的,他为了自己的国家,不,其实更多的是权力的欲望,能牺牲掉除此之外的任何东西。

所以醍醐景光不可以称之为父亲。

百鬼丸真正的父亲是那个叫做寿海(じゅかい)的男人。他将因果断掉的线重新拾起来,在漂流的河中,处于某种同情,抑或是因缘际会将临死的百鬼丸捡起来,为他制作身体,教他成人,掌握熟练的战斗机巧。

寿海可以称作是真正的父亲。在故事中有两次出场,一次是父子的重逢,第二次是结尾的拯救孩子的决断。

重逢的时候,他看到百鬼丸,很高兴的看着他,知道了他的王族身世,同时同情这个陷入到地狱之中的孩子,他试图去教授孩子道理,不去成为鬼神,但他从他的立场上,无法劝说。

百鬼丸从多罗罗身上学会了一个词语,这个词语用来形容亲人,叫做娘亲。然后百鬼丸叫了寿海为「娘亲」,真正的父亲的傻笑说孩子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大概是本作中为数不多的暖心场面。

很高兴百鬼丸的父亲有缺位,却在另一个地方,在这个地狱一般的乱世中,有所补位。

《多罗罗》:妖魔与人性的连续光谱

他的母亲缝夫人(ぬいのかた),是领主的妻子,十几年来一直思念着自己着被鬼神吃掉的儿子。她绝望的呐喊,在影片半程的时候说:『百鬼丸,我无法拯救你。』

作为一个女性,能理解并感同身受在那样的社会语境之中的无力感,尤其是在自己的孩子和国民的福祉之间的纠结,最终她还是选择了自己的初心,希望能和孩子站在一起。

『因为是母亲,不管我能帮上什么忙,我必须要过去。』

百鬼丸的内心是难过的,但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有了母亲的补位,似乎知道了真正的娘亲是什么味道,那无私的奉献而亡的爱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笑容

百鬼丸在天邪鬼的章节末尾说,我们看起来很高兴。这一段的镜头,十分的近似爱情。

在第20集这样的一个节点,知道后续是压抑的剧情,制作组将一集暖心的故事用来作为惨淡故事的前奏,像是在美式咖啡之前加了一勺糖。百鬼丸和多罗罗,都很高兴。

突然想起来,百鬼丸的最初的学会的语音的字眼,就是嗓子缝中挤出来的多罗罗呢。

之前的百鬼丸基本上没有笑过,在从小没有一切五感的时候,他的作为人的部分,一直没有妥善而细致的发育过,在越来越取回身体的过程中,他的灵魂也就越趋近于鬼神一步。但是有多罗罗在身边,就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以是我,我来做你的双腿,我来做你的眼睛,我来做你的剑。只是不要再杀人了。

映像

小马和老马,在故事的结尾之际。老马被强制征兵与自己的孩子分离,强烈的怒火变成业火,恶魔的本力,老马和多罗罗一起复仇。在和弟弟三人组决战的时候,即使是鬼怪之力的老马在小马来临的瞬间精神倏忽,被刺中,在小马面前轰然倒下,牲畜之间的互相舔舐,然后发出绝望的呼喊。

这一切的本源是什么呢?并没有人格化的本源存在,百鬼丸为了取回身体,而景光为了国家大治,战乱征兵,老马和小马的悲剧在国民身上岂不是更多,本质上也是控诉战争的一笔。但在这绝望的画面中,还是找到了一些希望。

多罗罗说我们应该靠自己来争取幸福生活,像大哥那样的自己去争取。缝夫人则意识到自己作为母亲,应该去阻止她的两个儿子的互相打架,至少尽到母亲的责任。这种互相映像的重合关系,构成了更加美的叙事结构,也让爱与恨,家与国,亲情与大义的抉择的冲突更加深刻。跳到结尾,不剧透,我认为这是一个还不错的结局。

《多罗罗》:妖魔与人性的连续光谱

1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