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2017 年,由软银和沙特主权财富基金联合成立的愿景基金横空出世,在此后不到两年时间里,它就凭借强大的撒钱能力,彻底颠覆了硅谷原有的资本体系,成为了全球科技圈最有影响力的“金主爸爸”。

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然而最近,土豪家的财政状况却率先亮起了红灯。

恐怕连孙正义都没想到,自己的撒钱速度如此之快,一期愿景基金所筹集的千亿美元资金,只用了两年时间就花光了,而按照原计划,这笔钱至少要支撑到 2021 年。

创业公司没钱了可以伸手向投资机构要,而当投资机构穷了,它的去处似乎就只有一个:上市,去一个更大的资本市场筹措资金。

今天,根据多家外媒报道,为了解决财务危机,孙正义正在尝试推动愿景基金的 IPO 计划,软银已经和 6 家银行就上市事宜进行了商谈,该计划将在手头所有投资项目结束后开启,时间很可能就在今年秋天。

毫无疑问,如果愿景基金的上市计划正式启动,这将是科技圈的又一轮重大洗牌。

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两年烧掉700亿美元,愿景初现财务危机

通过两年来持续不断的疯狂撒钱,愿景基金已经将触角伸进了科技创业的各个领域,对于愿景基金的影响力,《华尔街日报》曾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

这是美国人普通的一天:早晨,你乘坐 Uber 到达了 We work 办公室,坐在工位上打开了 Wag App,预约到一个遛狗员负责你家的狗主子;随后,打开 Slack 与同事沟通项目细节;中午,DoorDash 外卖小哥送来了午餐。

你度过了平静正常的一上午,但可能从未想过,你享受的每一项服务背后,都有愿景基金的影子。

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同样的场景换到中国也差不多。

根据 Crunchbase 的数据,愿景基金在 2018 年总共投了 5 家中国企业,2018 年 11 月,愿景基金先后入股字节跳动和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总投资额接近百亿美元。加上今年 2 月从原软银收购的滴滴股份,它同样扮演着我们衣食住行背后的大股东。

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截至今年 3 月,通过孙正义之手“撒”出的愿景基金,已经达到了 700 亿美元左右,全球科技圈的大多数独角兽企业都成了愿景基金的“囊中之物”。

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孙正义的投资哲学与众不同,他更倾向于在企业的发展后期介入,给高估值、高市场份额的企业“助一臂之力”,比如它在第 8 轮融资时才进入字节跳动;投资滴滴和 Uber 等时,更是到了第 10 轮融资之后。

对于创业公司的中晚期投资人而言,所投企业 IPO 往往是收益最高的退出途径。

事实上,愿景基金也一直在尝试推动包括滴滴、Uber、WeWork 等独角兽的 IPO 的进程,但截至目前确认 IPO 的也只有 Uber 和 WeWork,即便两家公司成功上市,愿景基金能够从中套取的资金也不足以支撑孙正义的下一轮野心。

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因此,即便当前资金池中还有约 300 亿美金的余额,但孙正义已经在着手填补资金缺口了。根据彭博社的消息,从去年 11 月到今年 3 月,愿景基金从多个渠道借了共 70 亿美元的贷款。此外,软银还找到了中东的另一家土豪——阿曼苏丹国,寻求 10 亿美元规模的投资。

种种迹象都表示,财大气粗的愿景基金,这次真的缺钱了。

蜜月期已过,愿景合作现裂痕

此前的愿景基金之所以能够出手如此凌厉,除了孙正义本人的激进的性格外,它最大的底气就是来自于沙特的巨额资金。

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在愿景一期的千亿资金池中,沙特主权财富基金贡献了其中的 450 亿,除此之外的其他资金,则来自软银自己、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穆巴达拉、苹果、高通、富士康、夏普等公司。

2016 年 4 月,沙特开始推行一项名为“沙特 2030 愿景”的经济转型计划,计划的重头戏,就是要摆脱沙特经济对石油的过分依赖,实现经济多元化发展,在该项经济政策的主导下,沙特开始向全球科技公司注资,并在 2016 年 6 月以 35 亿美元换取了 Uber 5% 的股权。

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一边是手握巨资的投资界新玩家,一边是在科技领域有 20 多年经验,曾投出阿里巴巴、雅虎日本的孙正义,双方一拍即合,达成了稳固的长期合作关系。

去年 5 月,孙正义曾对外宣布已经开始筹备愿景基金二期,而沙特主权财富基金也承诺会会拿出第二个 450 亿来支持基金发展,对于这场合作,双方看起来的都信心十足,孙正义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对于沙特的感谢,“沙特是非常好的投资者,给予我们极大支持。”

按理说,双方合作关系稳固,如果缺钱,孙正义尚可通过推进第二期基金成立的方式来摆脱困境,而非急于寻求上市。

事实是,不过在度过一年多的“蜜月期”后,软银和沙特的关系已经产生了裂痕。

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今年 2 月,《华尔街日报》爆出消息称,沙特对于孙正义的一些投资决定十分不满,他们将矛头指向了软银的投资价格,和孙正义的管理方式,认为软银伤害到了股东的利益。

其中矛盾的聚焦点在于英伟达、滴滴等几笔投资中。

2017 年 5 月,孙正义通过原来的软银基金购买了英伟达 4.9% 的股份,这笔投资当时价值 40 亿美元,三个月后,愿景基金收购了这部分股份,成为英伟达的第四大股东。随后英伟达的股价大幅下跌,待到今年 2 月初清仓英伟达股份时,愿景基金已经在这比投资上损伤了 11 亿美元。

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类似的操作还发生在滴滴和 Uber 上,在孙正义的主导下,愿景基金接受了不少软银手中的股份,在这样左手倒右手的交易中,软银都是获利的一方,比如愿景以 68 亿的价格收购了滴滴的股份,这比当初软银购入时的价格高出了 9 个亿。

不过,真正让沙特担心的是,软银选择在高价时将股票转让给愿景基金,在此种情况下接盘,往往很容易导致亏损。

另外,孙正义一个人拍脑门做决定的习惯,也让背后真正的金主们头疼不已。“我在见到创业者头几分钟内第一印象,有时比详细的统计更有意义”,在沙特方面看来,但这种完全“凭感觉”的投资方式,让愿景的决策过程很混乱,也增加了投资的风险。

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今年 1 月,软银入股共享办公公司 WeWork,据事后的报道,孙正义对这笔投资的原计划高达 160 亿元,尽管当时内部负责人认为 WeWork 的技术壁垒太薄弱,但根本无法动摇孙正义的决定,最终还是金主沙特出面反对,才让他将投资额削减至 20 亿美元。

各怀秘密,未来合作成疑

今年 2 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孙正义还在极力回避着与金主之间的不和睦,不过鉴于沙特主权财富基金还独立占据着特斯拉等重要股份,这位金主似乎没 “All in” 这场与软银的合伙游戏。

另一方面,软银也有足够的理由放弃与沙特的合作,而另寻金主,由于去年的沙特记者丑闻,很多硅谷公司纷纷宣布停止接受来自沙特的融资。

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根据软银 2019 年 Q2 的财务数据,到目前为止,以沙特为首的幕后金主共从愿景基金中获利 60 亿美元,对于一个经营两年的千亿资金,这样的盈利状况确实算不上理想。

无论对于哪一方 2019 都将是至关重要的一年,Uber 的上市计划一拖再拖,它在北美的竞品 Lyft 已于 3 月抢先上市,而在不久的将来,愿景基金持股的滴滴、Grab 也将加入这场竞争。

在这场资本的合作中,软银和沙特金主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双方的合作能否延续依旧是一个巨大的问号,而更大的问题在于,在近两年来硅谷科技公司纷纷流血上市,而后股价狂跌的怪圈下,孙正义的“疯狂”究竟还能延续多久。

烧光千亿,孙正义的疯狂是否还能继续?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