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每个人都会犯错,但也许没有音乐人犯的错多。无论是U2把自己的专辑塞进iTunes里,还是Madonna把撒切尔夫人当成叛逆的摇滚之神那样供奉,或是每一次Morrissey开口胡说八道,这些都不能让他们善罢甘休,下一回还得犯蠢。在此,我们收集了近年来50个最糟糕的决定,估计当时他们可能对这些点子感觉良好吧……

01、没了The OrdinaryBoys的Preston啥也不是

四人乐队The Ordinary Boys本在缓步前进,可主唱Samuel Preston好死不死非得在2006年跑去参加真人秀《名人老大哥》(CelebrityBig Brother),惹怒了一众粉丝。他们后来更被Preston这个书呆子一样、喜欢Paul Weller和Morrissey的indie小伙,和节目里的室友、埃塞克斯靓模Chantelle Houghton的假戏真做给看傻了——Preston那时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在节目结束一周后和这位女朋友订了婚。可6个月后,Houghton和Preston结了婚,一年后又离了, The Ordinary Boys的名声再也没能找回来。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看啊妈妈,我成名啦!”2006年,Preston在真人秀《名人老大哥》里获第四名。

02、Paul Weller对趴体house音乐的失败尝试

1989年,Paul Weller的乐队The Style Council发行的《Modernism: A New Decade》旨在探索芝加哥house音乐。他们在伦敦的RoyalAlbert Hall首演,让穿着短裤上台的mod教父Paul Weller受尽嘘声。心灰意冷的Weller及时地解散了乐队,稍作休整后又在1991年开始了个人音乐生涯。

03、East 17的Brian Harvey一失足成千古恨

1997年,流行乐界的坏男孩们East 17还如日中天,他们的歪脸主唱Brian Harvey却在一次电台直播上直言不讳对毒品的纵容,甚至说自己曾经嗑药后还能开车。当时的议会成员John Major谴责了他,不出24小时,Harvey就被乐队炒了,从此一蹶不振。

04、The Stone Roses不顾一切地继续前进

在The Stone Roses那张定大局的处女作和不受待见的《Second Coming》之间,有过五年半的间隔,其间穿插了队员间的小打小闹,让戴着渔夫帽的鼓手Reni最终在 1995年退出乐队。脾气反复无常的吉他手John Squire 随后也跟着Reni离开,Simply Red的吉他手Aziz Ibrahim顶上。乐队成员之间美妙的化学反应已消失殆尽,但这并未让主唱Ian Brown和贝斯手Mani停下步伐,他们找来了一群雇佣乐手,在1996年的Reading音乐节以这个残缺的阵容硬着头皮领衔出演。日后回想起来,这的确是史上最难以忍受的现场演出之一。两个月后,Ian Brown和Mani也放弃了The Stone Roses。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他们这时候还不知道终有一天好日子会到头,The Stone Roses,1989年8月12日。

05、Duran Duran的《 911 Is A Joke 》就是个笑话

Duran Duran1993年的同名专辑(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结婚专辑”,因为封面上是几张结婚照的拼贴)遭受了艺术和商业上的双重低迷,两年后,乐队推出了《Thank You》(左图),更是他们史上最糟糕的一张专辑。这张翻唱合辑最可怕的一点是翻唱了Public Enemy的《911Is A Joke》。Flavor Flav发人深思的歌词,本在批评紧急报警热线忽略了黑人社区的存在,但从 SimonLe Bon这个赫特福德郡来的白人口中唱出来实在是不怎么振聋发聩。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06、U2劫持了每一部iPhone

U2在2014年偶然发现了一招市场推广撒手锏,能笼络不喜欢他们的人——把自己的专辑《Songs Of Innocence》传到iTunes上,变成iPhone自带且不可删除的装机文件。后来因为世界各地群众猛烈批评,称不想让U2出现在自己的iTunes账号里,苹果公司才大发慈悲地把专辑改成了可删除模式,而人们也毫不手软地删了这些歌。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举报垃圾信息:U2的不当公关影响了数百万名用户。

07、Michael Jackson抱着婴儿在阳台外面晃

2002年,Michael Jackson的粉丝聚集到他在柏林下榻的一家酒店外,满心希望能一睹偶像风采。结果,等待着他们的是被单手抱着吊在围栏外的Prince Michael II,他是Michael Jackson9个月大的孩子,就这样悬在酒店四层楼高的阳台外。Michael Jackson后来说,自己“是被当时的兴奋给冲昏了头”。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满意了再撒手:Michael Jackson向粉丝们展示自己的宝贝儿子Prince Michael II,柏林阿德隆饭店,2002年。

08、Jessie J接下了饼干广告

现代流行乐和各种各样的广告代言合约纠缠不清,Jessie J的职业生涯却是因为几个广告合约而如履薄冰。有那么几个月,她先后接了麦当劳、吉百利和闲趣饼干的广告——在最后这个产品的广告中,她不得不穿着一身亮黄,装成一个军乐队鼓手的样子,看上去蠢得不忍直视。后来她的音乐之路也就不见起色了。

09、Michael Jackson适得其反的纪录片

2002年,Michael Jackson同意让Martin Bashir拍摄一部纪录片,允许对方巨细靡遗地记录生活的方方面面,希望通过接受同一位记者的采访,自己也能获得戴安娜王妃所得到的那些好评。但事情并没有按他想象的那样发展。 《LivingWith Michael Jackson》反倒让他背上了家暴儿童的指控,“流行乐之王”就此“陨落”。

10、Trevor Horn为《 Three Lions 》所做的歌剧升级版

在英格兰队的粉丝们让《Three Lions》这首歌在过去的这一届世界杯上重振雄风之前,TheBuggles成员、拿过格莱美奖的制作人Trevor Horn曾尝试为2010年世界杯编过一版《Three Lions》,可惜不太成功。摆脱了以往吊儿郎当的气质,他引进一位歌剧演员、一队唱诗班,Robbie Williams和Russell Brand,还有歌曲的原作者 Ian Broudie、Simon Rogers和Dave Bascombe,这一票人以“TheSquad”为名翻唱了这首歌。然而,这个项目彻底砸了,几乎没人知道它存在过。后来还是经球迷们的传唱,这首歌才再次焕发生机。

11、Tin Machine 证明了 Bowie 也是个凡人

1980年代晚期的David Bowie遇到了一些麻烦。当时他的最新专辑、发行于1987年的《NeverLet Me Down》,按Bowie的标准来说是一个低谷,后来他在充满戏剧色彩的Glass Spider巡演中承认,这张唱片“不堪重负”。作为一条变色龙,Bowie决定,最好的反击就是拉上吉他手Reeves Gabrels组建起hard rock组合Tin Machine。Reeves Gabrels的自制小样曾让Bowie印象深刻。两人找来美国喜剧演员Soupy Sales的儿子Hunt Sales当鼓手,另一个儿子TonyFox Sales当贝斯手,他们鼓励Bowie在录音棚里更随性一点,录歌的时候一遍过就好,以保留那种不加修饰的另类锋芒。于是就有了同名专辑《Tin Machine》,里面还包括粗糙地翻唱自John Lennon的《Working Class Hero》。乐评人和乐迷们都没搞明白这张唱片想干吗,但它还是冲上了英国榜单的第3名。在经历过Glass Spider巡演极尽繁复之能事后,Bowie想简化《TinMachine》的演出配置,但这并未浇灭吉他手Gabrels的激情,在台上他非要用一个振动器来弹吉他(后来在电视节目《Top Of The Pops》上,他们拿了块巧克力闪电泡芙来代替)。Bowie一直把《Tin Machine》当作自己的救命稻草,但1992年的现场专辑《Tin Machine Live : Oy Vey,Baby》甚至都没能进入榜单,Bowie立刻解散了乐队,回归到他最擅长的事情上:作为个人音乐人的David Bowie。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后来Tin Machine的成员们就有点笑不出来了,左起Reeves Gabrels、Tony Sales、Hunt Sales和David Bowie。

12、Duffy: 从《菲比寻常》( Rockferry )到艰难异常

流行乐多数时候不是竞赛,但也有例外的时候。在2000 年代末期,Duffy和Adele就争得很激烈。Duffy在炒掉自己团队里的主要成员后,接了一个健怡可乐的广告,在里头绕着超市骑车,而后她的唱片销量就每况愈下;2015年11月,在Adele发行《25》后没几天,Duffy的家在一次地下室扩建中塌陷了。

13、One Direction收到来自Capital电台的惩罚

当风头正盛的One Direction在2012年的全英音乐奖上演出时,他们表达了对BBC Radio 1听众的感谢,看上去还是很讲礼貌的。但不巧的是,那场颁奖礼是Capital电台赞助的。于是他们原定于次日要上的Capital的节目被取消,他们的歌也从播放列表上消失了。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对付电台你们还差把火:One Direction在全英音乐奖上说错话。

14、Simon Cowell:差点儿就签下了辣妹

“那应该是我犯过的错里最严重的一次。”SimonCowell后来谈及那个决定瞬间时是这样说的。当时有5个想成为歌手的女孩在停车场里向他搭讪,可他没理她们。这5个人日后成了The Spice Girls,发展为史上最卖座的全女子组合;而Cowell手下的Girl Thing,也就是The Spice Girls的对头,成了1990年代流行乐界最大的灾难。

15、Garth Brooks :没有收获

美国乡村音乐人Garth Brooks曾经有段时间是如此的所向披靡,他1998年的现场专辑卖出了21倍的白金销量,甚至以Chris Gaines为名在次年发行了一个摇滚版本。尴尬的是,他的这个分身项目销量欠佳,成了音乐史上最彻底的耻辱之一,也给Brooks的统治岁月画下句点。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只有痛苦,没有收获:Garth Brooks的另一分身彻底失败。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16、Happy Mondays去巴巴多斯录制《 Yes Please! 》

起初,这个主意应该看起来还不错:把 HappyMondays送到加勒比海岛上,去到雷鬼明星 EddyGrant的录音棚里,让情况越发不稳定的主唱ShaunRyder远离毒品。这事儿会在哪儿出错呢?从一开始,Ryder才刚出发就在曼彻斯特机场失手打碎了药物,这也就意味着他降落巴巴多斯的时候其实是毒瘾发作的状态。Grant的录音棚基本上就是一个绕着泳池的阳光浴室,Grant的大部分家具都被卖掉拿去换药品了。当制作人、Tom Tom Club乐队的Chris Frantz和Tina Weymouth最终成功把蓬头垢面的Ryder拖进录音棚时,Ryder根本什么都还没写出来。事情后来变得更失控,因为Happy Mondays那个只会摇沙球的Bez把一辆租来的车开到翻车,还把自己的手臂弄伤了。回到曼彻斯特后,Ryder一直扣着《Yes Please!》的母带,只想从厂牌FactoryRecords那儿先敲一笔,厂牌只掏了50英镑,但发现录出来的歌里根本就没有人声,当《YesPlease!》最终于1992年8月发行,摆在唱片店货架上时,它根本卖不出去,公众对这张专辑的态度是:“No thanks! ” (不用了,谢谢!)两个月后,Factory Records宣告破产。

17、Gaga的宣传计划糟透了

Lady Gaga的《ARTPOP》宣传活动很是混乱,最糟的是单曲《Do What U Want (“…with my body”)》发行前后的那些举措。比如说,这歌请来了因各种性犯罪指控而臭名昭著的R Kelly在里面献唱。她还给这歌拍了一支让人瞠目结舌的MV,导演又是个跟性犯罪指控脱不开干系的人:Terry Richardson。Gaga从未否认这首歌的存在,但她请Christina Aguilera又录了一个版本,而那支 MV一直没有发行。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18、Grimes关于Elon Musk的推特

起初,加拿大的另类偶像,以不羁的形式幻觉描绘、低音厚重的太空感流行乐闻名的Grimes,公开自己和特斯拉的CEO Elon Musk正在交往时,每张他俩被拍到在一起的照片都像一位父亲带着小孩周末出去郊游。可当Grimes这么一个人权斗士仙子开始就Musk向共和党大笔捐钱发表意见,说那是“在美国做大生意的代价”,还说 Musk打压工会也“全是假消息”,这事儿就没那么好笑了。Musk随后在Twitter上称,打算在每股达420美元的价格时让公司私有化,这也是美国文化中代称大麻的数字,只因他觉得Grimes“会认为这事很逗”,此举却招致 Musk丢掉特斯拉领导人的位置。一个曾经的董事长和一个曾经极具社会责任感的偶像一并倒塌。公道自在人心。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有钱能使鬼推磨:Grimes和她那支持共和党的亿万富翁男友Elon Musk。

19、Bieber诸事不顺的一年

这位加拿大流行明星2013年过得可不怎么样。在纽约一家餐厅的地下室里,他被拍到朝一个清洁工的拖桶里尿尿(这餐厅肯定有厕所的吧),在过德国海关的时候,他把他的宠物猴OG Mally丢给隔离所检疫去了。此后,他再也没能把猴子接回去——这只猴子现在住在哥本哈根的一个动物园里。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不值得效仿:海关决定将Bieber的宠物猴充公。

20、Madonna的叛逆引火上身

2015年,作为宣传Madonna第13张专辑《RebelHeart》的一部分,她的instagram账号上传了一组图片,下面的配文都是关于“反叛”的,但都像是那种高考学生的铅笔盒上才会印的励志语句。后来,当撒切尔夫人成了Madonna所宣扬的“反叛精神”的一部分时,才引来争议。Madonna的粉丝们指出,正是撒切尔政府通过了第28条款(Section 28),禁止在校园内宣传关于同性恋的文化,根本和“反叛”背道而驰。后来那条 instagram被悄悄地删去了,真够反叛的哈。

21、Wilco的主流大厂犯下的大错

美国独立摇滚乐队Wilco本要迎来乐队生涯的大步突破,但他们的厂牌——华纳的子公司Reprise——在2002年和他们解约,因为公司觉得他们那时的实验新专《Yankee Hotel Foxtrot》会砸了自己的招牌。Wilco 便把母带以50000美元的价格从厂牌手里买了回来,放到网上供人免费在线试听,于是,一家家厂牌争先恐后地想签下他们,他们甚至发愁到底要选哪家。最终他们和 NonesuchRecords达成协议,这也是华纳的一个子品牌。尘埃落定,人们也都看清了Reprise有多傻。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22、Oasis的车祸现场

1994年9月,Oasis来到洛杉矶的Whisky A Go-Go,一大群观众等着世界上最令人期待的乐队表演。不幸的是,乐队一半成员都嗨了,带来他们史上公认最失败的一场演出。在那场演出中,甚至出现了每个人在分别演奏不同歌的情况,然后以Liam突然把铃鼓砸到Noel头上告终。暴怒的Noel短暂地退出了乐队,意识到乐队大概是把本该唾手可得的走红美国的机会给丢了。他是对的。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一会儿上台给大家表演一个失态!”

23、Jennifer Lopez一点儿也不火辣的撩汉时刻

2003年最受恶评的电影估计得数《Gigli》,里面除了 Jennifer Lopez还有她那时的男友Ben Affleck,她本人也因此备受打击。这部片子烂到拿了6个金酸莓奖。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Ben Affleck和Jennifer Lopez降临你附近的一家影院 …… 等等,你们还是别去了吧

24、Metallica单挑互联网

2000年早期的时候,流媒体服务商Napster放出了 Metallica的全部未发行作品,并提供下载,但乐队成员可不像粉丝们那么高兴。Metallica发起了一场诉讼,基本上就是一个怒汉单挑整个酒吧那么傻,只不过一切走的都是法律途径。除了起诉Napster,他们还控告了 335000位非法传播乐队音乐的网友。他们的强硬行为适得其反,直到现在,乐队也没甩掉那时候被冠上的“爱钱如命老古板”的帽子。

25、还不够政治敏感吗?

2013年,Lily Allen带着《Hard Out Here》回归,这是一张还不错的带有讽刺意味的流行专辑,但MV在种族敏感性上就有点欠妥了。Allen在Twitter上被骂得很惨,这事也证明了现如今粉丝们已经掌握了让明星们必须为自己行为负责的能力——日后,Madonna、Katy Perry和 Grimes都尝过这滋味。

26、Taylor的姐妹行动

“如今我是个女权主义者了。”Taylor Swift在2014年宣布,但她没有说出的下半句是“刚好我要发新专辑了”。《1989》里包括《Bad Blood》这首歌,其中没有指名道姓地抨击了某位名人。在日后的访谈中,这首歌才被揭露是对亦敌亦友的Katy Perry的挥臂一击。

27、大嘴巴又来了

作为一个一向喜欢煽风点火的人,Morrissey在去年于德国报纸《明镜周刊》上为背负性骚扰罪名的Kavin Spacey和Harvey Weinstein辩护,他发表了这样一番见解:“对别人说‘我喜欢你’,突然之间就成了一项罪名。”事后,他称自己的话被人曲解了。于是《明镜周刊》公开了一段录音,根本就没有被曲解这回事。

28、Pop Will Eat Itself知道谁是他们的敌人

在和主流厂牌RCA草率地签下合同后,来自英国斯陶尔布里奇的Grebo(译注 :又称greborock,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一种融合了朋克、电子舞曲、hip-hop和迷幻乐的音乐类型)摇滚乐队Pop Will Eat Itself很是勇敢地于1998年加入了一轮说唱巡演,为Run-DMC和Public Enemy做暖场嘉宾。很快,大家就知道了Public Enemy 的乐迷们不待见他们,每次上台都要嘘他们下去。四场之后,乐队就被巡演踢出去了。

29、布兰妮的贞洁牢笼

Britney Spears称自己还是个处女,而且在结婚前都将会是如此。那时是1998年,她17岁,而洪水终有一天会决堤。假正经的美国式道德不会禁锢她于晚熟之中。这一切伴随着狗仔队无休止的穷追猛打,最终导致她在2007年精神崩溃。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Britney Spears:没了保护伞。

30、Axl Rose与广大群众的对抗

像是个老爱耍脾气的大小姐,Axl Rose在1992年8月于蒙特利尔的奥林匹克体育场上演的GunsN’Roses演唱会上,只唱了不到一小时就下台了,原因是“喉咙出了问题”。几千名加拿大观众一改他们温和的国民名声,发起骚乱,导致了千百万美元的财产损失。这一糟糕的局面,是继AxlRose前一年在圣路易斯遭到人群之中的某个粉丝攻击后,双方发生口角,Axl Rose愤而离开舞台后发生的又一起类似事件,当时甚至导致了更大规模的暴动和破坏。Guns N’Roses在此后26年里都没再回到这座城市。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31、Rick Jame的大型幻觉

Rick Jame这位funk明星兼药罐子曾开玩笑说毒品是好东西,这句话可不怎么有趣。他曾因此失控囚禁并虐待一名女性而被捕入狱。两年后,他在保释期内又因同样的罪名再次入狱,只不过这次遭殃的是另一名女性。24个月监禁可不是说着玩的。

32、基督金属歌手意外地雇警察去杀妻

基督金属乐队As I Lay Dying的主唱Tim Lambesis在结束自己的一段婚姻时,没有选择离婚,而是雇来一个职业杀手,想把老婆给办了。但这个计划有一点致命缺陷:这个所谓的“杀手”其实是一名卧底警察。陪审团没有听信 Lambesis辩称自己当时处于“类固醇狂怒”(用药和酒精滥用导致的情绪失控、行为过激)之中,直接给他判了6年监禁。

33、Richard Ashcroft擅闯青少年活动中心吓到了小孩

2006年,醉酒的Richard Ashcroft在曼彻斯特的一场演出结束后依然亢奋不已,他不请自来地进入奇彭勒姆的一家青少年中心,给孩子们来了一场激动人心的打气演说,如果他们愿意的话,Ashcroft还能给他们表演几首歌。可孩子们并没有那么给面子,家长们随后便把警察喊来了。

34、1999年的伍德斯托克并没有那么多爱与和平

如果你去了1999年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那你肯定不会忘掉这次经历,因为它可能会是你一生中最糟糕的一个周末。这场于纽约举行的音乐节本是为了庆祝伍德斯托克诞生30周年,但最后以性侵、暴动、大规模中暑、缺水和阵容里的LimpBizkit告终。

35、深陷泥潭的Fyre音乐节

2017年在巴哈马群岛举办的Fyre音乐节一张门票要价 12000美元,主办方承诺将会带来奢华且独一无二、再难重现的体验。它的确是不会再现了,因为所有演出艺人最后都取消了行程,这个豪华的场地其实是个采砾坑,前来参加音乐节的观众被困于此,周边根本找不到住宿之处。不久前,Fyre音乐节的创办人之一Billy McFarland因诈骗罪名被判入狱6年。

36、Gary Barlow微弱的心跳

在世纪之交时,从Take That走出来的Gary Barlow已是个无人问津的流行明星,而他曾经的队友RobbieWilliams则是当年世界上名气最响的单飞艺人之一。没有什么能比你奶奶最爱的电视剧、Barlow出演的《Heartbeat》更好地诠释天堂和地狱的分化。他跌入了谷底,想再凯旋为时尚早,而且他确实没再起来过。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兄弟,我不是Nick Berry …… ”2000年Gary Barlow在电视剧《Heartbeat》中出镜。

37、《 Blurred Lines 》:让 Robin Thicke 的职业生涯跑偏的一首歌

《Blurred Lines》本该令来自加拿大的歌手Robin Thicke从一个俗气的小流行明星转型为国际范儿的R&B浪子,但事实并非如此,《Blurred Lines》让他的版税、名誉和婚姻都离他而去。这首由Pharrell Williams 制作的歌曾在2013年红极一时,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对露骨的歌词和真空上阵的模特拍摄的情欲MV欲罢不能。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截自臭名昭著的《Blurred Lines》MV画面。

Thicke从这些争议之中幸存下来,反倒是一年后受到了沉痛打击:他的钱包被“洗劫一空”。灵魂乐歌手Marvin Gaye起诉Thicke和 Pharrell Williams,称这首歌和自己1977年的旧作《Got To Give It Up》太像,最终胜诉并索赔了700万美元。在庭审阶段,Thicke承认自己并没有参与什么创作工作,因为当时自己一直处于醉酒状态。他当时的妻子Paula Patton更是给他泼了盆冷水,控告Thicke不忠、对她施暴等问题,于同一年和他办理了离婚。不过至少再也没人觉得Thicke平淡无奇了。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从万众敬仰到一无所有:Robin Thicke在那场众人皆知的丑闻之前春风得意。

38、Dave Matthews 乐队在芝加哥倒了些不该倒的东西

一般来说,巡演大巴司机总是巡演成员班子里的幕后英雄,他们总会知道一些本不该对外说出去的好故事。但 Stefan Wohl就让他的哥们儿失望了——2004年,当他在为美国摇滚歌手Dave Matthews和乐队开车时,从巡演大巴里把800磅人类粪便倒进了芝加哥河里,正好扣在一群坐船驶过的游客头上。他自然被起诉并罚款了,乐队也找了个新的司机。

39、Leonard Cohen轻信了自己的经纪人

当Cohen被告知,自己的500万美元养老金被自己信任的前经纪人/财务Kelley Lynch给挪用到只剩15万时,他正以神圣的佛僧身份享受着归隐生活。Cohen只好再次抛头露面演出挣钱。也就是说,要不是Lynch那么浑球,我们也就看不到Cohen晚年的巡演了。

40、Paul Simon在百老汇让11万美元打水漂

1998年,在看过Paul Simon的《The Capeman》——一部关于纽约的一位被囚的波多黎各少年的音乐剧——之后,《纽约时报》评论道: “就像在看一头苟延残喘的动物。”仅仅演了68场后,这部音乐剧宣告停演,一点儿也没带来让人沉思的“寂静之声”,反倒更像是把11万美元冲进下水道的声音。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41、Crispian Mills拿不该提起的万字符说事

Kula Shaker主唱Crispian Mills来自一个演艺世家,可当他于1997年的一次采访中说“我想戴着一个很大的万字符上台,不为了别的,就是想戴而已”,大家还是找不到什么戏剧性的理由来支撑他说这话的动机。于是他被音乐媒体群起而攻之。Mills试着解释,说自己当时是在说印度教里的符号,而不是后来纳粹拿来用的那个,但覆水难收。Kula Shaker此后的专辑卖得很不好,乐队也在1999年解散。Mills继续做着音乐,但为了保险起见,2001年他转行去写电影剧本了。

42、Prince寻求控制

1993 年,Prince不再甘愿做华纳兄弟的“奴隶”,便凭一己之力开始发行音乐。结果他一开始还做出了一些杰出专辑,后来就变成无休止地推出各种炒冷饭合辑了。

43、U2需要来个人帮一把

U2在1990年代中期的PopMart巡演本是对消费主义发出的宣言,可一路下来,大家记得的只有舞台上那个12米高的机器柠檬。一场场演出里,在安可之前,成员们从柠檬里蹦出来,除了1997年8月份在挪威奥斯陆的那晚,他们全都滑稽疯了,卡在了那个巨型柠檬里,最终从后面一个逃生出口里钻了出来,但留在里面的,是他们的尊严。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有人看到那支乐队了吗?U2在1997年的巡演上卡在了一个巨型柠檬里。

44、Metallica释放出了一头怪兽

这帮金属巨擘决定为2003年的专辑《St. Anger》的录制过程拍一部短片,于是就有了《某种怪兽》(Some Kind Of Monster),这大概是与恶搞电影《This Is Spinal Tap》(译注:讲了一个虚构金属乐队的故事)最像的片子了。乐队的初代贝斯手Jason Newsted退出,后来主唱James Hetfield消失了(其实是去戒毒所待了 7 个月),这给乐队的“救生员”、理疗师Phil Towle腾出了地儿,电影上演了精彩的最后一幕:Towle干涉起乐队的创作,甚至开始改歌词了。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普拉提小组课?既然都提到了 …… ”Metallica和理疗师Phil Towle正在研究一些团建选项。

45、TLC签了笔赔钱生意

R&B三人组TLC的第二张专辑《CrazySexyCool》卖出了几百万份,但不久之后,她们就宣告破产。据她们称,是因为老板Pebbitone和她们签的合约有问题,每卖一张唱片,TLC自己还得掏腰包补贴。“很多人从我们身上捞到了油水,而我们自己却不挣钱。”成员之一Tionne “T-Boz” Watkins说。

46、New Order 忧郁的《 Blue Monday 》

Factory Records的设计师Peter Saville正要完成New Order的电子流行杰作《Blue Monday》的封套设计时,没人会想到它将会成为史上最畅销的12英寸单曲。不幸的是,这种模切设计——里面包含一张碟和一大堆色块——造价极其昂贵,每印一份,厂牌还得倒贴5便士。Factory Records的老板Tony Wilson不出所料地对这一成本计算上的纰漏感到激动,说这一损失都得归结于“我们公司奇怪的会计系统”。

47、Kevin Rowland穿着高筒袜在Reading音乐上表演

K evin Rowland1999年的翻唱专辑《My Beauty》获得了两极分化的评价。 一些音乐评论家认为它出自一位懂得自我告解的天才之手,而大众却不喜欢这张唱片。其中不乏一些看到专辑封面就感到失望的:这位前Dexys Midnight Runners乐队主唱裸露着上身,戴着珍珠项链,画着口红,提起的长袍下露出了女式短裤和紧身袜。在发行之后几周的Reading音乐节上,他本可以把这套装束抛到脑后,光演出那些经典名曲的,可他还是选择穿上一件丝质睡衣和一双高筒袜,随着两位同样衣着暴露的女舞者开唱。他被观众拿瓶子砸下了台。“我脑海中有个声音说: ‘别这么做,这不适合你。’”Rowland 事后说,“要是我没有这样上台就好了。

48、Paul Weller的赠品失误

《Stanley Road》是 Weller 在商业上重获成功之作,紧随其后的《Heavy Soul》在1997年6月发行,它的成功本是势在必得,但Weller的唱片公司不守规矩,随碟附送了特别版的明信片,所以卖出的全部特别版都被视作赠品而不计入销量。Radiohead的《OKComputer》抢过了榜单第一名的位置。“我伤心死了。”Weller在多年之后回忆时抱怨道。

49、Bono被外泄的“听歌过程”

2008年,一名荷兰的U2歌迷在法国南部的Eze-sur-Mer海滩上闲适地散着步,突然他意识到,身后一间海边小别墅里,从音响中大声传来的正是Bono标志性的喊声。那间屋子正是这位U2主唱的度假别墅,当你在享受假日的时候,还有什么能比功放自己的新专辑更棒的事呢?这位歌迷用手机录了下来,把视频放到了YouTube上。Bono后来给自己买了副耳机。

50、CeeLo Green错失了《 Happy 》

2013年,一首《Happy》让Pharrell Williams的个人事业红极一时,单曲光是在美国就卖出超过600万份。 但CeeLo Green感觉自己是个傻子,因为他曾早于Pharrell Williams录过这首歌,但他的管理团队在歌曲发行之前投了否决票,称这首后来红遍全球的歌“不符合他的艺人形象”。

现代音乐史上50个最糟糕的决定

大加妒忌:CeeLo本有可能获得畅销金曲《Happy》的成绩,但被经纪团队否决了。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