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式步枪采用无托设计,拼刺刀会不会吃亏?

95真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有人提问,95式步枪采用无托设计,全枪长度较短,拼刺刀会不会吃亏呢?

95式步枪采用无托设计,拼刺刀会不会吃亏?

“总有刁民想害朕!”

刚看到这个提问的时候彩云在想,是不是之前黑95已经把能黑的角度都用过了,也都被批过了,于是选个更刁钻的角度来黑呢?不过还是严肃地回答一下这个问题,顺带说说拼刺训练的事。

刺刀的出现源于线(pai)列(dui)步(qiang)兵(bi)时期,当时步兵使用的是前装滑膛枪,射速低、射程近、精度差,打完几轮排枪就有可能要卷入白刃战,在白刃战中前装滑膛枪可能还没一把大铁锤好使。为了让装备滑膛枪的步兵在白刃战中也有可用的武器,现代刺刀的原型就出现了。早期滑膛枪使用过塞入式刺刀,刺刀柄像个木塞子塞入枪口固定,后来发现这种刺刀容易脱落,而且装上刺刀后无法射击,于是又出现了靠枪口环固定在枪口的刺刀。

95式步枪采用无托设计,拼刺刀会不会吃亏?

前装枪时代的刺刀,这种是套在枪口的。

到发射金属弹壳的后装枪时代,虽然步兵火器的射速、射程和精度大大提高了,战斗方式也逐渐从线列步兵转为散兵线,但当时火炮等重武器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普及,发挥这样大的作用,机枪要到19世纪末期刚刚出现,坦克和航空兵更是没有的事,陆军交战的主要兵力还是步兵,交战双方火力的主要投射方式还是单发步枪,爆发白刃战的机会仍然很多,因此刺刀仍是不可或缺的武器。

95式步枪采用无托设计,拼刺刀会不会吃亏?

19世纪末期的德意志帝国步兵,他们用的是Gew.88委员会步枪,枪上都装了刺刀。

一战到二战是各国陆军发展突飞猛进的时期,一战时陆战交战双方的主要兵力还是步兵,到二战时就变成炮兵、装甲兵、航空兵唱主角了,火力投射能力空前强大。步兵虽然还是不可或缺的兵种,但主要依靠步枪、机枪、冲锋枪和轻便火炮的火力战斗,爆发白刃战的机会变得非常少。所以二战时期虽然各国的步枪仍保留刺刀,但真正拼刺刀的概率很低,也许只有中国战场是个例外——无论是日军、国民党军队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火力相对欧洲战场都是很贫弱的,国共军队甚至轻武器弹药供应都不能保证,再加上中共抗日敌后根据地特殊的游击战环境,所以频频出现白刃格斗,这是中国战场的特殊性。

95式步枪采用无托设计,拼刺刀会不会吃亏?

入缅作战的中国远征军,在美军教官指导下进行白刃格斗训练。

到冷战时期,北约和华约的步兵基本实现了机械化,搭载装甲输送车和步兵战车伴随坦克作战,能使用的火力投射方式更多,更强大,更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的白刃战,这种情况延续至今。读者老爷们也别盯着2004年英军特种部队在伊拉克上刺刀冲锋的罕见个例抬杠,这只是一个特殊环境下的个例。

95式步枪采用无托设计,拼刺刀会不会吃亏?

英军士兵的刺杀训练,L85也是无托枪,人家也没计较“拼刺时吃亏”。

所以在二战结束后,虽然各国陆军装备的步枪大多数仍保留刺刀座,有装配刺刀的功能,但各国陆军都不把拼刺格斗作为主要训练科目,配发给士兵的刺刀更多的是作为一种多用途工具使用,用来锯、割、剪切,装上步枪拼刺反而成了次要功能。

95式步枪采用无托设计,拼刺刀会不会吃亏?

美国海军陆战队女兵正在进行刺杀训练。目前各国即使保留刺杀科目,训练也大大简化,一般只训练基本动作,对沙袋、橡皮靶标进行刺击,占用的训练时数很少。

回到95式自动步枪上,相比“拼刺刀时枪身短吃亏”这个几乎不会遇到的“缺陷”,95式这样的无托枪在保持同样枪管长度的前提下全枪长度可以进一步缩短,便于摩托化和装甲步兵乘车行军战斗,射击时全枪质心更靠近射手身体,据枪稳定,优点远大于缺点。特别是较长的枪管提供更高的初速,使得DBP95弹这样各方面看都很平庸,使用廉价发射药的小口径步枪弹在膛压不明显提高的情况下打出不亚于苏联5.45x39mm7N6弹、北约5.56x45mmSS109弹的弹道性能,这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相比“不利于刺杀”这种“缺点”,好处明显更多啊!

95式步枪采用无托设计,拼刺刀会不会吃亏?

如今这样的场景多为会操表演,并不真的指望刺刀杀敌。

你说,作为一名枪械设计师,设计现代突击步枪应当优先考虑战斗全重、携行性能、弹道性能、人机工程还是优先考虑“枪身长,便于拼刺”?如果要优先考虑后者,你怎么不去设计长矛啊?!

再说说我人民解放军的拼刺训练概况。在革命战争年代,我军长时间处于“以弱战强”的环境中,自身又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军事工业,武器装备弹药来源主要靠缴获,一场战斗每个战士能分得的弹药不超过10发甚至不超过5发,偏偏两个主要对手——国民党军队和日本军队也是烂货,一个是彻底的不入流的烂,一个是在东亚能装个逼,到欧洲也是烂货。自身军事工业极其薄弱,弹药供应极其紧张,又长期和这样的对手交战,又是在中国战场这样的特殊环境里,使我军尤其注重白刃格斗,推崇刺刀见红,这不是因为我军喜欢白刃战,实在是因为打不起火力战。

95式步枪采用无托设计,拼刺刀会不会吃亏?

正在进行刺杀对抗训练的八路军战士。我军的刺杀训练受日军影响很深,连刺杀对抗训练护具都是缴获自日军,后来进行仿制。

即使是如此,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白刃格斗的机会也在逐步减少。到建国后的1956年,当时分管全军作训工作的粟裕大将就提出,现代战争白刃战机会已经很小,应当大幅度压缩步兵分队中拼刺训练的学时,步枪手拼刺训练时数减少,冲锋枪手不必训(54式冲锋枪和早期的56式冲锋枪都没有配刺刀),将学时更多地用于适应现代化战争的训练科目,应当说这个建议是合理的。

但是,一方面来自1959年甘南、川藏平叛作战的经验,认为白刃格斗的机会还是有,训练少了吃亏;另一方面当时我军营连级指挥员多数都是解放战争时期成长起来的,受制于解放战争的旧经验,思维一时转不过弯来,觉得降低刺杀训练学时十分不妥,再加上60年代开始全国政治气氛转向“左”倾,于是1962年起我军再次大量增加刺杀训练学时,还给新生产的56式冲锋枪增加折叠枪刺,连63式自动步枪在设计的时候也强调“有利于拼刺”,开起了倒车。

95式步枪采用无托设计,拼刺刀会不会吃亏?

1964年“大练兵”时期树立的典型郭兴福正在教授刺杀动作。

到了“文革”时期,受极“左”思潮影响,刺杀训练更是被无限拔高,加上当时解放军合成化、机械化水平低下,你要组织合同战斗训练也组织不起来啊!当时步兵分队作训只能在低水平科目上徘徊,比如反复训练刺杀、射击、投弹、爆破、土工作业“五大科目”,步坦协同、步炮协同都没条件练(步兵师以下没有坦克,团以下只有迫击炮和无后坐力炮),反坦克训练就是对着一个泥土垒的假坦克比划。很多步兵战士直到退伍都没见过坦克,很多连排级指挥员多年没有与营团轻便炮兵合练过。

95式步枪采用无托设计,拼刺刀会不会吃亏?

文革中用63式自动步枪练习刺杀动作的解放军

95式步枪采用无托设计,拼刺刀会不会吃亏?

“文革”时期的解放军正在进行刺杀对抗训练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之后,我军发现白刃格斗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以对越自卫还击战话题大佬@cpcliusi的文章片段举例:

战后,广州军区副参谋长郑波调研了9个团,发现只有一名战士在俘虏逃跑时用过一次刺刀,其余再也没有人用过。他由此认为,步兵分队的刺杀训练应该进行大力改革,不能再把主要精力放在这上面了。他感慨道:过去我们把大量时间花在刺杀训练的一声喊、一声响、一条线的分解动作上,这是多大的浪费啊。我们真正要抓的,是在实战中有用的内容。

因此从80年代开始,我军训练大纲大幅度削减拼刺训练时数,到80年代末期变成选训科目,只考核步兵分队干部和骨干;非步兵专业只教刺杀基础动作,不教不考刺杀对抗训练,也就是步枪上刺刀,喊口令,“预备用——枪!”,“杀!杀!杀!……”几套动作练完就行,不搞带护具用木枪对刺的训练。到2005年,野战部队训练大纲把拼刺科目地位进一步降低,变成自选科目,实际几乎不训,也不考。

有人说,刺杀训练能培养“血性”,培养胆量,这话有一定道理,但并不绝对,更不宜无限拔高夸大。军队的战斗力最终还是要落实到物质基础上的,需要先进的武器装备以及能娴熟操作这些武器装备、训练有素的军人,脱离具体的战争环境,脱离现代战争的物质基础,空谈“血性”、“杀气”,本质是一种唯心主义,还散发着键盘军宅的古怪味道(彩云又要地图炮军宅了)。

当然咯,刺杀训练对培养军人勇敢、顽强的精神,培养“血性”多少还是有点用处的,所以目前在我军当中,刺杀训练作为一个军事技能科目虽然取消了,但作为军体科目还保留着,类似队列训练和军体拳,培养的是军人的“精气神”,而不是真的指望上战场用刺刀杀敌。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