浇遍血与魂的那匹孤独的狼 —— 《只狼:影逝二度》与魂系列

浇遍血与魂的那匹孤独的狼 —— 《只狼:影逝二度》与魂系列

随着2015年《血源诅咒》、2016年《黑暗之魂3》和今年(2019年)《只狼:影逝二度》(一下略称《只狼》)的发售,宫崎英高的魂系列游戏逐渐登上大雅之堂,魂系列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虽然在国内由于种种政策和社会环境的影响,知晓或了解宫崎英高的人只是一小撮,但《只狼》已经改变大批国人对游戏的印象。当游戏种种设定并非完全为其可玩性和不为娱乐性服务,而是为增加其操作性和门槛,以“难”为目标、“慢”为宗旨,逆世界潮流而上,这样的游戏体验对于大多数国人还是头一遭。

笔者曾在去年写过一篇关于《黑暗之魂3》的文章,在这次“只狼”浪潮中,笔者也以“魂3老ass”的身份接触了这款游戏,并在这几天通关了一周目,经历之坎坷,但精神之饱满。个人感觉是,《黑暗之魂3》在操作节奏和难度上对比《只狼》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只狼》的战斗节奏感实在太强,对肌肉记忆的要求也比前作高出许多。而《只狼》作为一款刀剑格斗类游戏,这个题材其实是游戏史上从来不缺乏的,从《侍魂》到《刀魂》,从2D到3D,但之前的这些游戏并未跳出思维的局限,无非还是你砍一刀我砍一刀,谁先没血谁先倒,但说道理还是与我们见到的富有张力的影视作品与现实生活差距颇大。而《只狼》一改老旧的战斗系统,把重点转至乒乒乓乓刀剑的碰撞、电光火花的拼砍以及见招拆招空中两柄白刃的交锋,玩家能与敌人在数秒内攻防交错刀剑翻飞,也能在命悬一线之际抓住破绽一剑锁喉,这带来的激情与快感,试问,在《只狼》之前有哪部作品带来过?

浇遍血与魂的那匹孤独的狼 —— 《只狼:影逝二度》与魂系列

而在地图设计上,由于多出了“跳跃”这一动作、钩爪这一工具,一改“不死人和外乡人没有膝盖”,宫崎英高更是放飞了自我,他说这款游戏会很有立体感,但我绝对没有想到他的“立体感”是拿来跟重庆市作对比的。在悬崖峭壁间开辟道路另辟蹊径,雾霭朦胧中晨曦微照的亭台楼阁像极了一幅美妙的山水水墨画,而在房顶屋宇间的飞檐走壁,像一个真正的忍者随时随地都在潜行,抓住机会给予敌人致命一击。正是由于大量悬崖、峡谷这样富有立体感的地图存在,以至于峡谷中白色大蟒出现时画面的抖动以及一条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巨大生物穿插在层层峭壁横亘在眼前时,那带来的压迫感与恐惧感丝毫不亚于《黑暗之魂3》中的古老黑龙吞噬黑暗的米狄尔。

浇遍血与魂的那匹孤独的狼 —— 《只狼:影逝二度》与魂系列

简言之,这是一部空前绝后的伟大作品,对于魂玩家和魂学家们是一场没有任何道理错过的盛宴。可是,我在游玩过程中与其他玩家交流得知,某鱼直播平台所有尝试《只狼》的主播全军覆没。原因在上文我也提及,绝大多数国人从未接触过魂系列游戏,开玩就是老魂玩家都头疼的号称最难魂系列的《只狼》,确实有点难。

浇遍血与魂的那匹孤独的狼 —— 《只狼:影逝二度》与魂系列

那么,何为魂系列?我觉得可以从操作系统、游戏平衡、风格体验、剧情设计这四个方面入手探讨。

操作系统上来讲,魂系列的操作一般是简单硬核,但细节颇多。比方说从《黑暗之魂》系列到《血源诅咒》,左摇杆移动、右摇杆控制视角,按下右摇杆锁定,R1右手轻攻击、R2右手重攻击,L1、L2反之亦然,一个键翻滚,一个键使用道具,两个件互动。好了,这个简单的设定其实一直沿用到《只狼》,一共五代作品。但真要研究,其中的细节实在太多,尤其是《黑暗之魂3》的PVP(玩家对战)中。

游戏平衡是关于玩家与小怪之间的、玩家与玩家之间的平衡。玩家与小怪之间,是在于玩家不存在对小怪的绝对碾压,小怪的各项属性BUILT皆与玩家相似,玩家稍有不注意或者失误就有可能死在小怪手里(这一点并不罕见,尤其是对于玩过动作类游戏并以其他游戏经验类比魂系列的初学者)。玩家与玩家的平衡并不存在于《只狼》中,而存在于前四作中,说白了就是高等级玩家进入低等级玩家世界各项数据均会被削弱。

而至于风格体验也不必多说,魂系列都是黑暗风格和克苏鲁神话体系,旨在营造一种由于未知产生的恐惧感以及人类在宿命与轮回面前的渺小与无助。

浇遍血与魂的那匹孤独的狼 —— 《只狼:影逝二度》与魂系列

关于剧情,这才是最重要的,魂系列多半没有一个线性的显性剧情,即需要了解剧情只能通过人物对话、物品描述,这一点在《黑暗之魂》系列和《血源诅咒》更甚,剧情十分黑暗而隐晦,因此现在的魂学研究大多是对一些游戏中未直接提及的隐性剧情的研究。而拨开这层面纱,我们会发现魂系列最爱探讨的就是生与死、轮回与宿命、忠诚与背叛。在《黑暗之魂》系列中,光明与黑暗都只是中性词,王魂与黑暗之魂此消彼长互为阴阳,不死人一生都在追寻人性,而人性的沉淀形成深渊,而所谓的黑暗之魂就是人类的意思。《血源诅咒》中因为人类无知的“求知欲”而对古神的研究导致了人性的爆发才引发了亚楠悲剧,从而出现层层梦魇、鲜血与屠杀。而在这看似毫无关联的故事中,可以整理出一个共同点:世界的火要灭了,所以要传火,传火了烧一段时间又要熄灭,又等着去传火,火灭了,就等下一次初火燃烧;要治病就要血疗,血疗就要做噩梦,噩梦行了这个世界还是会病,就又得去治病……魂系列永远在对一个古老的东方哲学命题进行探讨,那就是轮回 —— 无论是《黑暗之魂》《血源诅咒》还是《只狼》,我们的主角都只是这无尽轮回的一个参与者、一个受害者,永远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可宫崎英高并不止于生又死死而生这如此肤浅的论题,而是放眼在无尽的轮回中亘古不变的,那就是黑暗的人性以及使人渺小的宿命吧。

浇遍血与魂的那匹孤独的狼 —— 《只狼:影逝二度》与魂系列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