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报告班长,早餐吃不饱,五百障碍没有力气跑。” —— 庾澄庆《报告班长》

1986年,庾澄庆的《报告班长》真切反映了那个年代台湾地区男性必须经历的经验,他将军营初体验和严苛的训练写成一首饶舌与电吉他funk节奏混搭的电影主题曲。电影的上映,加上此后反复在当时只有三个频道的电视上播放,台湾的听众渐渐听到了饶舌。1992年,L.A. Boyz混合英语与闽南语的《跳》,更开始吸引许多听众的耳朵和眼睛。这三位十多岁且精力无穷的年轻人,包括黄立成、黄立行这对兄弟,以及他们的表弟林智文。像许多父母从台湾移民到美国的人,这三位年轻人熟悉的语言是英文和闽南语。他们生长在洛杉矶,他们的音乐、表演方式,甚至衣着和舞蹈,对当时的台湾乐坛来说都充满新意。他们唱着:“First yougotta start off with the ABC'S,then you gotta learn it like the Taiwanese.”这歌词仿佛预告,hip-hop音乐的风潮要来了。后来,L.A. Boyz大哥黄立成组成了团体麻吉Machi,说唱歌手们开始在《康熙来了》上露脸。黄立行单飞的作品,例如《Circus Monkey》,结合了nu metal和rap,有声有色, 他也成为公认带点坏又充满才气的一代男神。

紧跟着全球音乐脉动,台湾地区的hip-hop场景近年也日渐蓬勃。无论是重低音、电音或是爵士的节奏,只要有丰富的beat,就有hip-hop。2018年的金曲奖,从舞台上的表演到音乐节的论坛主题,都强调了hip-hop文化的流行和商机。从普通话唱到闽南语、客家话、原住民语,有一个麦克风,说唱歌手就四处录音,天下无敌。hip-hop的魅力往往和地域特色紧紧连接,兄弟一起做音乐,不用怕外人,对在地文化也是不客气地骄傲。《Q》这次除了介绍了解台湾地区hip- hop音乐不能不知道的重要人物,也要带读者到台湾北中南晃一圈,看看有哪些hip-hop厂牌和乐人,以及哪些推荐歌曲,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台湾的hip-hop发展史上,有一个特別重要的名字,叫宋岳庭。他的专辑在他癌症过世之后才被听见,却在2004 年以《Life’s A Struggle》一举得到金曲奖最佳作词奖的殊荣。身为美国小留学生的他,遭遇到很多辛苦经历,包含被卷入帮派问题、进入监狱服刑等。20 岁的他或许看到了太多一般年轻人不曾面对的考验,他的歌血淋淋地写尽了人事无常:

“无论我走到天南,不论我走到地北,不论我走到哪都见识人心的虚伪,It’s kind of funny ,在人的眼里只有 money,外表好像要帮他,却只是想帮他自己。” —— 宋岳庭《Life’s A Struggle》

在low-fi的低成本制作中,宋岳庭把中文的抑扬顿挫和音调深深镶嵌在hip-hop的流动里。呈现社会现实的歌词,也因他惊人的节奏感 ,让人感受到歌里的压迫和真实。宋岳庭的英年早逝令人惋惜,但他的作品让乐迷们见证了如何以简陋的录音设备,把文字和音乐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生前并没有受到太多关注的他, 过世即将20年,影响力仍不断地发酵着。无论是台湾后来崛起的hip-hop歌手熊仔Poetek或者《中国有嘻哈》中备受瞩目的Vava毛衍七,都曾在作品里向宋岳庭致敬。这位hip-hop艺术家虽然早一步离去,却让人们听到华语说唱撼动人心的力量。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本色音乐成立于2004年,由张震岳AyalKomod与滚石音乐的黄静波共同创立。 本色旗下艺人包含张震岳、热狗MCHotDog、顽童MJ116、呆宝静等等。阿岳与热狗的组合,从《我爱台妹》里高唱“我爱台妹,台妹爱我,对我来说林志玲算什么”,就成经典。那是那年后每个KTV包厢里似乎都会听得到的歌词。鲜明诙谐的主题,阿岳辨识度极高的hook,入耳之后就不会忘。兄弟本色G.U.T.S则是由阿岳、热狗、顽童MJ116的三位成员组成,于2015至2017年之间活跃的团体。他们五人办了一场世界巡回演唱会。在巡回之后, 每个艺人都在自己的音乐事业里继续活跃着。其中顽童MJ116更让台湾的hip-hop团体创下了连唱三场台北小巨蛋且把票全卖光的纪录。这对曾背负“小众”“地下”等标签的hip-hop音乐来说,是前所未有的。说到顽童MJ116 ,团员瘦子(E-SO)、小春(Kenzy)和大渊(Muta)都住在台北市的木栅,如很多说唱艺人一样,对自己来自的地方有特別的情感。顽童 MJ116不只以台北市的木栅英文简称和邮区号命名,也把对木栅的情感经历大声唱在歌里。

“自己赚的我爽就花,奢华的都市,简单过生活,从松山开始走跳来到木栅,早就赚到第一台二手车,比出手势打招呼,我们点头HOLLA AT ME,不在乎是否眼熟台北以南的城市,四处走踪HUSTLE EVERYDAY,管谁跟我有仇” —— 顽童 MJ116《South Side》

顽童MJ116的成员各自也都有其他作品,带个自己的说唱flow到其他歌手的音乐里。瘦子E-SO在张惠妹《你说了算》里画龙点睛的rap,转转地带一点点 trap,成了整首歌最抓耳的焦点。张惠妹曾在访问里提到这首歌制作过程中,他们在寻找一个适合的男声,思考他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和态度出现在这首歌中。瘦子在录音室里当场即兴唱了很多不同的版本,最后制作团队锁定了其中一个版本混音,呈现了张惠妹和E-So相反的情绪张力。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顽童MJ116“干大事”演唱会上海站

流行乐的精致雕琢和hip-hop的即兴能激发出惊喜的火花,在这首歌的制作过程里便一览无余。hip-hop元素在台湾发迹的华语流行歌手的作品里其实潜伏已久,尽管这些艺人并不见得深入体现hip-hop文化,或标榜hip-hop精神。周杰伦的《双截棍》、王力宏的《龙的传人》、黄立行的《音浪》和族繁不及备载的畅销金曲,都在2000年年初就已经为hip-hop埋下伏笔,让听众的耳朵对饶舌从不熟悉到熟悉,从有点迟疑到爱上。本色音乐的共同创办人黄静波曾是滚石经纪部的负责人,见证参与了台湾流行音乐的盛世,对音乐产业的起落和转折看了很多的他,当被问到对本色音乐的定位,他只淡定地说,本色默默地在台湾的hip-hop场景里耕耘。 至于未来下一步要往哪里走,他给了一个非常hip-hop的回答,说最重要的是“继续照顾好兄弟”。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紧接于本色音乐后,颜社成立于2005年。创立人迪拉胖是台湾hip-hop的重要人物,一手打造了这个充满新意、音乐性细腻多元,往往给乐迷一次又一次惊喜的说唱音乐厂牌。蛋堡Soft Lipa可说是颜社创立以来的灵魂人物,他的音乐形态千变万化,许多作品里可听见jazzy hip-hop的底蕴以及美国东岸说唱的风格,铜管乐器的主奏以及磅礴的器乐即兴让hip-hop有了丰富的旋律和细腻的层次。以2010年的《月光》专辑为例,蛋堡和日本爵士团体JABBERLOOP协力完成,精彩的音乐层次让这张专辑成为经典。蛋堡的歌词通常多着墨人生于世的感慨,押韵的技巧多变精致。连和hip-hop音乐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的制作人李宗盛都曾说,蛋堡是新生代音乐人里他非常欣赏关注的词人。

“离开世界之前一切都是过程,活着不难最难的是做人,在遗憾的眼神里代表着默认,这一切过程我们曾经爱或恨。” —— 蛋堡《过程》

蛋堡除了自己的作品和专辑受瞩目, 入围奖项无数且打响颜社名号,他也制作了许多其他乐人的专辑,其中包 含葛仲珊Miss Ko。Miss Ko更不能不 说,她是台湾hip-hop场景里较少见的女性,她快嘴、中英皆通、能唱能律动,一上台便气场强大。在满是男rappers的说唱圈里,Miss Ko从颜社出发,拥有了一片天。颜社旗下及培养出的艺人丰富多元,李英宏、夜猫组(Leo 王 + 春艳)、杨国隽都有入围奖项和各种抢眼表现。 近年台湾吹起了日本1990年代city pop的风潮,李英宏擅长营造复古的气氛,恰到好处且适逢其时 :流畅的电吉他、1980年代的合成器、花衬衫、仿佛美图过后的色调,在《台北直直撞》里,他用普通话混闽南话歌唱着: 在台北的道路骑机车多辛苦,常经过信义区的台北通勤族全都心有戚戚焉。

“骑进市民大道像是进入灾区,节奏太紧急像死亡要逼近,基隆路是一条不能靠近的禁地,我不需要成为其中阻塞的血液。礼拜五的晚上,赶路的朋友们,都市的心脏,血压升高吧,Pump it up,继续的塞吧......” —— 李英宏《台北直直撞》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第55届金马奖颁奖典礼上,李英宏 喜获“最佳电影原创歌曲“奖。

在《台北直直撞》的音乐录影带里,李英宏和其他几位颜社的艺人在夜晚的台北骑车。经过光鲜亮丽的台北信义区,也穿梭于老旧的住宅区。这些镜头除了真实地呈现了很“台北”的夜景,也举重若轻地描绘了底层人群在都市里面打拼的经历。最后一幕,李英宏在安静的夜里,仿佛对着不存在的人群,呼喊着“:北,尖叫声!”张开双臂,闭上双眼,期望得到他们的拥戴。也许无奈,也许悲哀,但在城市里“撞”的恐怕不只是机车,还有人的生命和理想。

颜社的创办人迪拉胖曾在金曲论坛上聊过hip-hop音乐的在地化,他提到,以他个人来说,年轻时听到的西方hip-hop音乐解放了自己经验里亚洲文化的某些压抑,包含对金钱、权力、物质的追求。他说 :“学校从来没教这些,教的是礼义廉耻,做人要谦虚,但长大后在东方社会如果没有这些,却会被看作彻底的losers。”他说hip-hop是一种入世的宗教,非常适合现在台湾地区变迁中的文化。hip-hop音乐起初或许来自西方,但颜社的经验体现了台湾地区的饶舌音乐厂牌能怎样提供一个新的角度,让hip-hop提供链接也反映民情文化,让音乐更在地、更接近听众、更丰富。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混血儿娱乐一开始由玖壹壹的成员们组成,成立于2015年。工作室短短4年, 却声势锐不可当。当然这也因为玖壹壹自2009年成军以来,已经一路累积许多 作品,不仅于2016年入围金曲奖,在舞台上表演光芒四射,也两度在台北小巨蛋开场。玖壹壹深谙双关幽默,电音节奏既接地气又有记忆点。以《打铁》一 曲为例,闽南语的发音接近party,他们率性唱着 :“夜生活万岁,打铁无罪, 我年轻就是本钱”,混合普通话和闽南语,在电音的强力节奏里,听众们怎能忍住不跳舞。玖壹壹势如破竹,一开始媒体常用“俗又有力”的标题,这样的说 法褒贬似乎参半。2016年金曲奖舞台上的表演,也掀起一波“大雅之堂”应该呈现什么音乐的辩论。不能否认的是,他们的音乐形态确实史无前例,混合的乐风,唱着不矫揉造作的民生议题,接地气又不掩藏。如果音乐没有一点新意, 那又怎么有趣?这也就是玖壹壹的独特魅力。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2018年年底,玖壹壹发行第六张 全新大碟《搏感情》

目前混血儿娱乐旗下的艺人除了玖壹壹以外,还有草屯囝仔、臭屁婴仔、赖慈泓、艾文同学等等。他们还有2位专属DJ:DJ T-Time及DJ CK。混血儿娱乐在台湾hip-hop厂牌中是艺人人数最多的一个,音乐属性也相当多元化,语言上除了国语之外,也有闽南语、英语等,曲风更横跨hip-hop、跨界电音、R&B等。艾文同学唱着高中生不想上课的心情,草屯囝仔则唱着年轻人的打拼与挣扎。 台中厂牌混血儿似乎开创了hip-hop的另一条新路。从夜市、街边热炒店唱到跨年大舞台,一点都不突兀。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来自南投县草屯镇的 说唱二人组草屯囝子。

混血儿的每一位艺人,对于未来都有不同的目标设定。玖壹壹将在2019年前往大陆发展,预计也将发行第五张专辑。而旗下的艺人也各自与不同的唱片公司合作着,包括环球音乐、华纳音乐、滚石音乐。混血儿娱乐表示,他们也希望旗下艺人有更多不同的经验、与不同唱片公司合作,继续网罗更多喜爱音乐的人才,希望成为台湾第一大娱乐hip-hop厂牌。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人人有功练由Dwaggie创办,于2003年成立 。他们立足南台湾,一直是饶舌圈活跃且重要的厂牌,厂牌理念鲜明,以关怀及幽默的方式关注社会议题。人人有功练关注市面上的一切乐评,甚至还举办hip-hop相关课程,这些细节可 见其对提倡hip-hop音乐的坚持。熊仔Poetek、RPG 、BR 、小人、韩森、R-Flow等,都在这儿“练功”。这些乐人里,熊仔是近年颇受关注的一位。在台北长大, 熊仔一路是学霸,活跃于“第一学府”台湾大学的hip-hop研究社里。拥有电机工程硕士学位,但他还是不想当工程师,总在別出心裁的韵脚和天马行空的主题里悠游着。2017年他的第一张专辑《∞无限》少见地以hip-hop这一音乐风格提名金曲奖“国语最佳专辑奖”。他和RGRY及吴卓源Julia Wu合作的《买榜》 嘲讽了自己的歌曲攻入主流榜单,还被怀疑买榜的现象。歌词有些嚣张骄傲但 不失风趣,韵脚和旋律都恰到好处。Julia的歌声慵懒但自在 ,让人过耳不忘 :

“爬的太高,高处不胜寒,早知道我就带件外套。宝座做的太久椎间盘都有点歪掉。Oh there I am again,I just win and win and win.” —— 熊仔、吴卓源、RGRY《买榜》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熊仔和BOWZ是90后饶舌歌手熊信宽的两面

熊仔在2018年大概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创造了一个自己的分身,名为豹子胆 BOWZ。BOWZ是一位不得志但富有才华 的歌手,面对主流音乐的商业世界有很多反叛和困惑,在歌里面唱尽了他的叛 逆不满和反思。除了专辑,也有一系列 漫画在社群媒体上记录着BOWZ的故事。

“Guess what ?I’m from the underground.想怎样就怎样,大雅之堂我高攀不上。但是告诉你个秘密,世代正在交替,传统通路早已达不到以往的高效益。” —— BOWZ《给爱丽丝 Für Elise》

BOWZ专辑的发行虽然从音乐形态、形象、 宣传和造型上都和熊仔截然不同,但不变的是他对于音乐环境的关注。他的两个身 份,以不同方式的批判显示了新一代hip- hop乐人的艺术高度。人人有功练旗下另一位歌手小人的社会关怀也非常鲜明,他的《凶手不只一个》写出了霸凌问题的可怕、媒体的残忍和人心的复杂。虽然小人写的非单一事件,却让许多听众面对社会问题心有戚戚焉,并开始省思。

带你一次听懂台湾的hip-hop地图

2017年年底,不同厂牌和世代的歌手Trout Fresh、ØZI、吴卓源 Julia Wu、熊仔、B.C.W、Barry以及Dwagie一起唱了一首霸气无比的《走到飞》,宣告台湾hip-hop从走到飞,要摸到天,hip-hop文化的世代马上要来。2018年金曲奖的特別节目“台湾早就有嘻哈”更幽默地把不同世代的hip-hop歌手与数来宝结合起来。从13岁就出道的麻吉弟弟、葛仲珊Miss Ko、熊仔、Boxing乐团的葛西瓦,以及已70多岁的资深演员刘福助同聚一堂。其中葛西瓦以原住民排湾族母语饶舌演唱《Maya maluqem 別退缩》,力道气势都令人印象深刻。hip-hop音乐让精彩的历史、文化、流行和经典全都集合,一次到齐。尽管主流音乐和产业生态是许多说唱乐人认真批判的主题,台湾乐坛里主流与独立、在地与国际,如何竞争、协商但仍产生联系,能带给爱音乐的人许多思考空间。主流音乐里能听见hip-hop元素,已非新闻。88 rising的共同创办人Jaeson Ma不讳言,他喜欢周杰伦的hip-hop,因为周杰伦玩出了自己的风格。无论是近三十年前的L.A. Boyz还是十多年前的宋岳庭,他们都住在美国,但当时台湾唱片产业兴盛,便和台湾有了联系。曾在美国求学的ØZI(陈奕凡)和土生土长于纽约的Miss Ko都证明了尽管hip-hop的主题可以很在地,音乐的制作和乐人的交流同时也可以很国际。

“想起二十年前为什么会玩饶舌,为什么逃家,又为什么重考呢?想起一路走到这里,你值得为自己骄傲。但未来的路怎么走,我不免感到焦躁。总是缅怀过去,你很少想以后,用饶舌写备忘录我必须自己做,让以后世界发现以前台湾也有这种音乐。我可以,you gotta believe me。” —— 蛋堡《史诗》

若从1992年L.A. Boyz发行的专辑开始数,既然hip-hop在台湾已经酝酿了超过二十年,hip-hop乐人们开始缅怀过去且想象未来,也是很寻常的。如同蛋堡Soft Lipa《史诗》MV里的画面,一行hip-hop乐人不断地往前走着。台湾的乐人已经走了很久了,至于主流和独立的标签,颜社创办人迪拉胖表示,其实hip-hop音乐本就希望能“取代”所谓的主流。只是,过程要用什么手段,是否因为听众或唱片公司不了解而需要改变自己或媚俗,就是该面对的问题。他说:“当一个饶舌歌手就是要对自己负责。”至于下一步,这些精彩林立的厂牌和艺人,要怎样继续带台湾的hip-hop“走到飞”呢?我们等着看。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