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1997 年香港回归, 恰巧赶上席卷亚洲的经济危机, 普通劳动人民的日子不好过。Hip-hop 虽与亚洲文化倾向于内敛谦逊的作风相冲,但却非常对当时底层人民的胃口,进而遇到了广传的机会。

拥挤之地的少年们以粤语入词,以生活为题,放出心声。比普通话还多 5 个调的粤语,光音调组合就超万种,使本就强调 flow 的说唱更加鲜活。自 1999年起,一队来自屋邨、出身底层并以 rap 明志的先驱——LMF 横空出世,更掀起了说唱的浪潮。hip-hop 音乐像青少年的民歌一样,先后在近十多年间不断孕育,其间各路高人频出,说唱乐也几经大起大落。

可以负责任地说,香港说唱的起落就像是这座城市的写照。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严格意义上说,从“始祖”LMF 在华纳唱片推出 EP 起,香港说唱就脱胎于地下,受惠于主流音乐在电台、唱片界的蓬勃发展,风头正劲。

2007 年,香港回归祖国怀抱已十年。彼时的 LMF 解散已四年,这个曾经香港最重要、最先引领说唱潮流的团体因饱受社会争议和公司变动的困扰而劳燕分飞,成员各自在不同的领域继续发光发热。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欧阳靖

同一时期,远在太平洋彼岸的欧阳靖与唱片公司解约多年, 收入和人气一落千丈。在美国推出最后一支单曲后,欧阳靖选择暂时放弃自己最爱的说唱事业,而他曾荣登 Billboard 200 榜单的辉煌早已变成尘埃。没想到一个邀请他到香港发展的越洋电话,后来改变了他的命运。

经过多年辗转和人员流动的说唱组合农夫签约LMF灵魂人物DJ Tommy的厂牌, 专辑 《风生水起》一经推出便席卷了当年大部分的商业电台和电视台音乐大奖,随后更有机会在TVB传统流行音乐节目《劲歌金曲》中面对全港百万人表演。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廿四味

2006年,LMF里较为年轻的说唱担当Phat和Kit经由吴彦祖撮合,在机缘巧合下伙同演员陈子聪、香港滑板领袖Brian,更有Eddie Chung和GhostStyle两个知名制作人强势加入,全新说唱组合——廿四味呼之欲出。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不甘心走偶像派路线的陈冠希

几年前,以偶像定位出道的陈冠希联合香港“说唱教父”陈广仁推出首张说唱专辑《PleaseSteal This Album》,其中《战争》《香港地》等单曲后来成为流传于KTV、流媒体平台的必听曲目。多年磨合之下,陈冠希在2007年推出概念、录制、视觉都由自己主导的国语专辑《让我再次介绍我自己》,由此彻底撕掉偶像标签。其中主打歌《记得我吗》也成为Edison在日后音乐节演出中的必唱曲。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畸诗集》

在市井之间,热爱金属乐的KZ(畸诗)乐队生涯多年不顺。LMF的爆红让他萌生告别队友、单干玩说唱的想法。没想到他在作词押韵上的天赋超乎想象,自费推出的《畸诗集》和组建说唱组合生番所推出的作品使他收获了“香港说唱押韵第一人”和“地下说唱领袖”的美誉,成为一代传奇。

而KZ未来的制作人Galaxy Ho则是一个出生在香港、辗转来到加拿大和新加坡生活的瘦弱少年。随父亲工作调动,他又举家迁回香港,少年时期受新金属和说唱影响,自学说唱音乐制作多年,后来以Dough-Boy这个名字出道。至于YoungQueenz和The Low Mays等当下叱咤风云的新生代说唱歌手,当时还都只是小学四五年级的小学生。

2007年的香港说唱场景可谓空前壮大,影响力散射到中国内地、中国台湾,以及东南亚乃至全球华人中。而香港唱片业也还能创造新的销售纪录,唱片公司愿意发掘各式风格的歌手,商业电台和电视台的评奖成为创作者们竞相追逐的目标。人们乐意在唱K唱到尽兴时播放香港说唱音乐助兴,拥有一套说唱CD是当时孩子们心目中蛮酷的事情。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2008年应该是所有香港人记忆最深、最悲喜交加的一年。8月举办北京奥运会,中国以51枚金牌力压美国,香港沙田承办了那一次的奥运会马术比赛。9月开始,雷曼兄弟迷你债券事件爆发,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终于到来。一夜间过万散户顿成苦主,连张学友也受其害。香港长达多年的经济复苏高峰就此终结,股市楼市暴挫,裁员倒闭此起彼伏。各行各业进入了困难期,唱片和娱乐产业难免也受牵连。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农夫

根植唱片业的香港说唱也因此大起大落。从事说唱事业多年的DJ Tommy和陈冠希估计怎么都不会想到,一贯传统的TVB和香港电台会给自己旗下的说唱组合农夫颁奖,而且还是“十大金曲奖”。农夫不仅在主流音乐圈获得了足够的肯定,更突破次元壁地邀请到汪明荃、麦玲玲(香港著名风水大师)参与featuring。而后唱而优则演,更是跨界到电影电视领域,与曾志伟、林嘉欣、黄百鸣飙戏。从混迹地下到进军娱乐圈爆红,农夫只花了短短几年时间。

但他们的老板陈冠希就没那么幸运了。2008年年初的“艳照门”风波让这个在潮流文化和说唱音乐界冉冉升起的人步入绝境,一句“无限期退出香港娱乐圈”让他的职业生涯几乎中断。经历了背叛和指责,陈冠希选择去美国洛杉矶开始新生活。

香港像一个围城,有的人离开了,有的人要回来。

赴港出碟的欧阳靖刚一发行粤语说唱专辑《ABC》就备受电台 DJ 追捧。随着专辑在各电台循环播放,曝光率也越来越高,所有人都在好奇这个吸引男神吴彦祖前来跨刀献声、操着不纯正广东口音的 ABC 究竟是谁。人缘好、资源多的欧阳靖接活儿接到手软, 还一举拿下“2008 年度叱咤乐坛流行榜”的第六位。给 TVB 音乐节目《劲歌金曲》当主持人只能算一碟小菜,欧阳靖更在神剧《潜行狙击》里担任“立青 sir” 这一角色, 桀骜不驯、 重情重义的立青 sir 仿佛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样。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在欧阳靖最后一张粤语说唱专辑《回香靖》中,曾这样描绘他回香港的那三年 :“话想拍广告又比我讲中,接完一单又一单真系咁笋,喺香港做 artist 都几过瘾,以前出 function 都人哋影先,而家相机多到唔知应该望边,多咗 fans 仲有埋灯牌。 ” (译注: 我说想拍广告居然真有人找,接完一单又一单真的蛮爽,在香港做艺人挺不错,以前出席活动都是让别人先拍照,现在拍我的相机多到不知道看哪,还有粉丝甚至灯牌。)

回到香港的欧阳靖在 2008—2011 年间度过了事业的蜜月期,这一项不行,换另一个接着做。凡是经他手的,只要肯做,都有机会。积极向上,主动拥抱娱乐圈改变命运,欧阳靖成为当时香港说唱艺人发展的最好模板。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经过陈冠希、农夫、欧阳靖的普及,说唱音乐似乎已经成为香港时下流行的乐种。不仅有唱片公司专门针对说唱去包装偶像歌手,更诞生了不少从娱乐圈反杀回说唱圈子的案例,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廿四味了。廿四味在香港娱乐圈吃得开,起点高。他们于 2008 年发行的首张同名专辑不仅备受追捧,打入各大流行排行榜,更得到了与《无间道》导演庄文强共同拍戏的机会——一部致敬古惑仔的动作片《飞砂风中转》 。2011 年廿四味推出专辑《Bring It On》,音乐风格融合时下流行的各种音乐元素,是这十几年来最具有娱乐性的香港说唱专辑。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所谓花无百日红,2011年,欧阳靖的《回香靖》力压周杰伦荣登香港唱片销量榜周冠军,此后的主流唱片业便遭遇了断崖式打击。大环境越来越糟糕,到了2013年,哪怕是风头一时无两的陈奕迅,其新专辑在广东地区的销量也只有区区900张,就更别说香港说唱了。作为香港说唱当时的一哥,欧阳靖只能靠偶尔接接电视台的综艺通告和师奶剧角色过活。后来他结了婚,皈依基督教,也决定返回美国。

过得尚好的还有农夫,多年主持和演艺的经验让他们得以平稳过渡。担当儿童台主持人,为好莱坞动画电影配音,在各大师奶剧中饰演宅男、警察……说唱组合的标签也逐渐褪去。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此时的香港娱乐圈,说唱人做生意的就开开财路,有技术的做做幕后,跟TVB关系好的混点通告,如此而已。反观内地和台湾,内地说唱颁奖礼断断续续办了几届,香港歌手有时还需要去内地拿奖;Iron Mic等battle比赛在各地开展得如火如荼,各路本土说唱团体渐渐拥有了自己的粉丝群体。台湾的热狗和蛋堡包办了多年的金曲、金音奖,顽童MJ116在全台反复巡演。远在太平洋对岸的美国,Drake、Kanye West、Nicki Minaj都成为引领产业至反推潮流的人物。

有名气、有资源的艺人们都这样了,那没有背景的新生代歌手呢?

2012年前后冒头的新人歌手迎来了只能委身地下的混沌十年。《香港有几多个Rapper?》是香港高登论坛(编者按:类似内地的天涯+猫扑+贴吧)的一则音乐区热帖,楼主先自行列举了几个rapper便迅速掀起讨论热潮。有网友突然歪了个楼:“香港仲有hip-hop乜(香港还有hip-hop吗)?”事实并非如此,早在2008年,港九和新界已经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在街头玩freestyle、没事就拍视频传上网的地下音乐人们。他们听着欧美说唱长大,又备受LMF、KZ等先驱鼓动。Facebook当时在香港尤其火爆,找伴儿的方法也从线下移至线上,变成了即搜即得。只要处在同一个统一主题的群组里,就能随便和天南地北的朋友交流、组队。录好的作品只要上传到YouTube、Facebook或者高登、连登等论坛,就会有巴打(网友)评论。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MastaMic《流行反击战》

生番、捌伍起义、正义联盟、宇游军、MastaMic正是其中的佼佼者,和所有先驱们一样,他们来自普通阶层,“我手写我口”地通过歌曲来表达对身份、成长经历、社会时弊的看法。那时候的说唱圈子从屋邨到学校,从街头到桥底,表演从未停止过。而作品则流传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几经辗转,流传到了内地和台湾的论坛、音乐平台、社交媒体上。在相隔千里的某个内地城镇,当时也有不少听着《战争》长大的孩子努力挖掘着这些宝藏。近10年的混沌逐渐透过互联网慢慢拨云见日。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KZ《90年代曲》

变通者不只是年轻人,当年的地下说唱领袖KZ顺势推出第二张大碟《90年代曲》,诸如《红日》《海阔天空》等金曲在他笔下被翻新,唱出了当下香港小人物的声音。但真正让新一代佩服KZ的地方,则是他能引发全网传播的病毒式幽默。他恶搞Nelly的神曲《Dilemma》曾在各大论坛疯传:一句“佢家下黄色衫,又变返着绿色衫”改词改得出神入化,该曲在YouTube上的播放量甚至远超当年所有香港说唱单曲播放量的总和。

但即便是有热情、有同好,在面对真正的生计问题时,也难免给香港的地下rapper们造成困扰。混沌并非没有原因,核心根源是做说唱根本挣不到钱。内地还有各种商场演出需要rapper的助兴,各地livehouse还能靠低廉的演出门票挣点饭钱,而台湾地区成熟的唱片产业更已经推动从热狗到顽童MJ116等不同世代音乐人在主流市场的快速迭代。

迫于生计压力,香港说唱人只能选择放弃某些事情。有的宁愿每天吃微波炉速食,沾边从事音乐工作,广告歌、beat、MV……几乎什么都做。甚至不少人一去不复返,逐渐淡出说唱圈子。上述提到的这些新一代团体,都是这样逐渐解散或停止活动的。但也有得到贵人相助的,或各处走穴,或北望神州。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Dough-Boy

捌伍起义里的Dough-Boy遇上了被圈内人戏称为“香港说唱future”的Genius.F,外加拍片子很厉害的Seanie P和飙得了高音的TommyGrooves的加入,四人于2012年创立Bakerie Records。早期的Dough-Boy靠编曲和做歌混得还算不错,不仅帮欧阳靖、侧田、KZ等知名歌手做专辑,还为后来获香港金像奖的电影《狂舞派》配了乐。当他们萌生发行自己专辑的想法时,深圳后青年独立音乐厂牌投来了橄榄枝。后青年为他们梳理了发行、巡演、作品制作等工作。从字游军毕业的Heyo靠着本格的押韵也慢慢征服了新旧说唱乐迷。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从2013年自费出版《嬉怒的维度》到2016年的专辑《花华》,Heyo逐渐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风格,多次在内地巡演的他也颇有名气。如今靠trap成名在外的YoungQueenz早在16岁那年就加入了广东hip-hop厂牌精气神,不仅在旗下发布多首单曲,更凭借精气神的人脉和资源助力年少成名。身处不同年龄阶段的Dough-Boy、Heyo和YoungQueenz正成为香港说唱的生力军。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LMF、廿四味、农夫、KZ、Dough-Boy等估计怎么也想不到,《中国有嘻哈》居然成了华语说唱的爆点。2017年,这档源自韩国的网综终于打破了多年选秀的固有模式,让一众蓄势多年的中文说唱歌手通过这档席卷海峡两岸的节目在大众中迅速流行。

当然,这事情让欧阳靖赶上了。人生的剧情总是峰回路转,一个跨越太平洋的节目邀请,让欧阳靖再次得到了当年返港发碟般的涅槃机会。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我说嘻哈你说侠,嘻哈,侠”,当这个口号响彻《中国有嘻哈》的会场,欧阳靖迎来了类似当年freestyle七连胜一样的高光时刻。欧阳靖曾说:“时间自然会帮你安排,但这段时间你都要继续争取,继续去行走,只要机会一到,你ready for it,自然搞得掂(定)。”如今欧阳靖成了华语说唱圈子里最受瞩目的香港说唱艺人,无论是国内最大的移动支付软件、啤酒厂商、NBA手游,抑或成龙主演的电影,都找他献唱广告曲。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Hip-hop热潮席卷整个华语圈子,不仅欧阳靖受益,陈广仁、陈冠希、廿四味、农夫、KZ……当年代表香港hip-hop的他们被逐个扒出,不少人更是接到公司致电,询问开演唱会意向。 于是还活跃在师奶剧里、偶尔做做主持人的农夫在香港、澳门、东莞、中山和广州搞起一轮“农夫等钱洗(花)”的巡回演唱会,而欧阳靖名为“I AM HIPHOPMAN”的世界巡回说唱会落户多地,许久没出作品的他先后出品了多首以普通话、粤语和英语混搭的歌曲。

无独有偶,陈冠希的《战争》再次翻红,内地的论坛开始重新讨论他在中文说唱界是不是“总统山级别”这件事。而他于2017年之前出版的多张专辑又被重新放到大众视野中讨论,有意思的是,之前的陈冠希哪怕是冒着大雨来到音乐节演出,又签约内地厂牌筹备新专辑,华语说唱爱好者们亦未曾对他有过如此的尊重。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Dough-Boy是首位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的说唱歌手

香港新生代说唱音乐人并没有让所有人失望,摸爬滚打多年的他们,早已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发展思路,这一波说唱热的红利,他们更如鱼得水。Dough-Boy虽然没有参与《中国有嘻哈》的选秀,但他在幕后操刀了多名选手的后制。无论是台湾的顽童MJ116,抑或是大陆的Higher Brothers,都是他忠实的合作伙伴。透过互联网,Dough-Boy和他的团队正利用香港的地缘和自身才华及技术的优势,在幕前幕后影响着内地、港、台三地的说唱运作。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至于少年天才YoungQueenz,早期《鸿门宴》《异常火曜日》等围绕黑暗幻想、帮派暴力描写的作品已展现出其疯魔的想象力,而他通过互联网接触到来自亚特兰大的陷阱音乐trap后,似乎脑洞更开了。他在访谈中透露过,自己做音乐的方向正逐渐脱离早期香港说唱那种社会批判主题,转向对自我世界的描写和边缘美学的展现。《御宅MOBB:御宅-OTAKU MOBBIN'》便是这种思路的完美体现。可以说,YoungQueenz不仅是较早接触trap风格的说唱音乐人,也是彻底利用互联网作业的一代。他透过互联网和线下聚会接触到了厂牌Wildstyle Records的初创成员和后来的beat制作人、featuring阵容,对音乐风格如此挑剔的他,能在上海、台湾、多伦多找到对胃口的兄弟,这是早期音乐人所不能想象的。

说唱艺人的制作班底可以透过互联网打破地域界限合作,他们的进步是惊人的。而SoundCloud等音乐平台则解放了对他们的约束,大量歌手利用这些平台上传自己的remix、mixtape、demo,甚至是几段干音。只要你有才华,坚持创作,与同好互相扶持,哪怕你在现实中是“废青”“毒撚”“硬胶”。在这个互联网世代,只要你有粉丝,你的一言一行都能够得到认同。当点击量替代销量,总能激发说唱年轻人散发能量、诉说主张,也能在这个由乐迷、音乐创作人以及厂牌交织的网络生态圈中突围。

笔者刚刚提及的Dough-Boy和YoungQueenz毫无疑问是当下最好的说唱艺术家,两者对于社会的态度、观点,在笔者看来刚好互相对立。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Chinglish》

先说Dough-Boy,他并非纯正港人,多年多地生活,在粤语、普通话、英语文化背景中交织。与不少香港年轻人一样,他对自己的身份认同存在思考及怀疑。Dough-Boy有张大碟叫《Chinglish》,实体专辑不单用搪胶公仔+USB代替CD,而且这个公仔形象糅合了中国传统狮头、西方飞龙翅膀和新加坡鱼尾狮身,即四不像。这也是他对自己的看法。在各个歌曲里面,无不展现出他对香港的态度——向上流动、与外融入,对未来乐观,哪怕自己是一个瘦弱的四不像小孩。

当然这也代表着当下香港混得较好的年轻人的心态。

反观YoungQueenz似乎更像香港失落一代的代表。不少人对他们不理解,喜欢管他们叫“废青”。这帮人敏感、过早认识到现实差距,对现实世界的好坏选择视而不见。他们有的喜欢拜金,有的沉迷享乐,“活在当下”成为他们的信条。这种心态在时下香港年轻人中颇为流行,例如与YoungQueenz关系极好的少爷Gang组合中的大埔奶其、柒羊,或者是火炭丽琪等都深信trap的那种纸醉金迷。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火炭丽琪》MV中的YoungQueenz

正如互联网是没有好坏标准的,只要你的主张能代表我,能说动我,就能够被广为流传。比起Dough-Boy的多年耕耘,与火炭丽琪合作改编MadeinTYO《I want》的爆款神曲《火炭丽琪》,一经上传即在YouTube获得超过百万次点击,几乎是2017年说唱艺人播放量之和,那句“火炭,丽琪,in Hous,闭气”的洗脑歌词成为华人说唱圈的洗脑词,更有乐评人就MV迷幻风格和自带lo-fi效果的嗓音做解读,并称此为当代青年文化艺术。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Dough-Boy及他的伙伴本与YoungQueenz一行人相处融洽,在不少地下音乐派对中曾多次交流,或同为大牌到港暖场。但多年来,因二者存在年龄差,更因为人处世和观点表达的不同,终究埋下了摩擦的根源。

YoungQueenz、N.O.L.Y和少爷Gang的remix单曲《超级火炭丽琪》中就有暗怼Dough-Boy的内容,讲他以前辈身份自居,还没推翻乐坛老暴君就成了新暴君。BakerieRecords也不示弱,他们因为之前的海报事件直接出歌开beef,甚至裹挟与他们关系甚好的说唱团体The Low Mays加入战团,The Low Mays更几乎出了一整张EP去diss Wildstyle Records。这场大战几乎让整个说唱圈子乃至香港论坛、社交媒体迅速热议起来,甚至一些梗的流传使他们更加红火起来。这波引得圈内圈外都在强势围观的beef无疑成为香港说唱业最好的营销。所有人都将注意力从讨论陈冠希的历史地位、吹捧LMF转移到两大团体的争议上。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The Bakerie的《Li Ka Shing(李嘉诚)》官方录影带

这场beef最终持续到了2018年年底,少爷GANG的大埔奶其和柒羊伙拍火炭丽琪一众人组成全新组合BMGGY办了场演出。当晚Dough-Boy、Seanie P、Genius F以及奶油包、健康华均现身支持,其中最爱舞台自拍的Seanie P更在instagram动态里发布了与火炭丽琪的合影并配文“不要因为一些无聊beef和人影响友谊”,似乎宣布这场大战正式结束。

香港有嘻哈:2007-2019年说唱兴衰史

MV《狮子麒麟风》中的YoungQueenz

无论以Dough-Boy为首的Bakerie抑或YoungQueenz个人,双方除一些观点摩擦外,其实整体作品依旧围绕着香港当年的辉煌和独有气质展开,着眼于身边生活、社会时事、香港流行文化,当然也有很实在的生活记录。而这一切都不止于反映他们眼中的世界,他们更透过音乐向听众发问,引出思考,表达态度。

回顾当下香港说唱的境况,转型去做脱口秀的廿四味最近又发行了全新单曲,农夫推出纪录片回顾心路历程,欧阳靖的新专辑似乎有了点声音,陈冠希在与IG约架,KZ专注于养育女儿,Dough-Boy刚刚推出了一张与王嘉尔等人合作的全新专辑,YoungQueenz在社交网站放下豪言:下一张唱片将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品!甚至连LMF也在2018年重新活动……

2014年,发迹于底特律的Eminem和几位homie合作推出《Detroit Vs. Everybody》,讲的是底特律人如何自强的事情。他还交出一段段track供当地rapper做remix素材,唱至outro处时,Trick Trick的话尤其激动人心:“You either ridin' with us or gettin' rolled on. That means Detroitvs. Everybody(你要么跟住我们的步伐,要么就滚蛋)!”

说不定,他日香港一众rappers也会像姆爷一样,将家乡往事集结成歌……

笔者注:因篇幅有限,黄祸、厨房仔、郭健、Mastamic、Ghost Style、The Low Mays、JB等在各时代为一时瑜亮的团体/个人未能展开细述,但他们对香港说唱的贡献不可磨灭。

是没办法在创作情境中百分之百投入。我不想跟自己没有兴趣的人一起写歌。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