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随着网络高速发展,电子游戏想要对内容进行修补甚至替换,都已经是十分便利而快捷的事情了。但是也因此,导致了一些游戏很容易出现版本性质的「绝版」。

在互联网越来越发达的环境下,许多重新发布数字版的老游戏,其实都并非「原汁原味」。出于各种因素,它们都需要对其中一些内容进行修改,以规避可能面临的侵权或是审核纠纷。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wii 下载版的超级忍(左),封面主角脸模换成了更加「和蔼」的版本

本文从一次大家最近可能都听说过的事件开始,回顾介绍一批不得不进行内容修改的游戏作品,并从中简单分析其背后的原因。

真人演员的隐晦

2018 年,世嘉带来了一款有些许实验性尝试、作为《如龙》系列外传的作品:《审判之眼:死神的遗言》。本作同样是一款采用了许多真人演员脸模的作品,其中主角八神隆之因为请到了木村拓哉饰演,一度让游戏得到了相当大的关注。

而在今年 3 月份,它突然又开始成为了玩家之间颇为热门的话题之一。只是和游戏本身无关,这一次人们谈论的内容来自于现实中的演员本身 —— 饰演羽村京平的日本演员泷正则(ピエール瀧)被发现吸食可卡因遭到了被警方逮捕。

受其吸毒丑闻影响,世嘉不得不暂时停止《审判之眼:死神的遗言》的发售和宣传。不仅官网暂时遭到关闭,实体和数字版游戏也通通下架。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因其表情和神貌十分「不良」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一张脸

由于这就代表游戏可能因此绝版,很快地从日本亚马逊到中国淘宝,对应的实体版游戏都开始大幅涨价。许多社区论坛或是游戏群里,已经出二手的玩家也纷纷表示后悔不已,场面一度颇为热闹。

但对于泷正则来说事情就没那么好笑了。在日本这个「留案底等同于社会死刑」的国家,公众人物、尤其是演艺圈人士出现了吸毒等行为,基本上演艺生涯算是彻底完蛋了。

世嘉对于这次事件的重视和反应速度相当有效率,不仅迅速下架关闭游戏相关内容,一个月之后就连游戏内容也开始进行「修正」。在官方放出的一系列图片中可以看到,之后将重新上架的《审判之眼》中,羽村京平的形象已经完全认不出来了。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你谁啊!?

虽然这次事件意外地受到了大家的关注(吃瓜),但其实在更换脸模这一问题上,世嘉的游戏作品向来是「重灾区」。像这次泷正则的情况,其实也出现在了正篇的《如龙》系列当中。

作为《如龙 4》主要角色谷村正义的原扮演者成宫宽贵,就曾经在 2016 年底突然被媒体爆料吸毒。之后更是自称因遭到朋友背叛而身陷丑闻,在事件曝光短短一个月内,就突然宣布退出娱乐圈。

虽然这次事件发生在游戏发售多年之后,但是在年初上市的 PS4 重制版本里,世嘉还是为了避嫌而做出修改。在前期宣传中,我们就能看到谷村正义的人物形象被替换,改由增田俊树作为脸模原型出演。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然而看起来更像是换了发型而已.....

对于《如龙》系列来说,邀请明星或是知名声优客串这个传统,素来是系列迅速获得关注的手法之一。但是同时,也因为肖像权等种种问题,对于后续舆论导向或是素材复用等情况就一直得留个心眼。

作为系列首次使用真人夜店小姐的《如龙 3》,当年就是以其选取杂志《小恶魔 ageha》7 位模特参演而为人所知。而在去年公布重制版后,由于版权问题以女优波多野结衣和桃乃木香奈来顶替之前的夜店小姐。

《如龙》这一系列事件,基本上全部都是不得已为之。虽然遭遇了一些突发情况,但是世嘉和开发组的处理应对也算是十分熟练 —— 毕竟对于世嘉来说,这种工作似乎也算是「老江湖」了。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暗黑林志玲」也是如龙 3 重制版重点宣传项目之一

早期混乱的授权与管理制度,加上当时尚未造成如今这么巨大的社会影响力,许多游戏开发者都有过一些「悄咪咪」的行为。尤其是在日本,借鉴一些国外文化素材的情况频频出现,而因为版权制度的特性他们也很少受到非议。

但是这些作品拿到海外之后,就不得不进行一些修改,好适应当地法律。而在这方面,早年为了与任天堂对抗,对欧美市场十分关注的世嘉堪称经验丰富。

从灵感借鉴到素材侵权

在出于版权问题而进行内容修改的回顾里面,几乎每一次都不会缺席的作品,便是世嘉在 MD 上的经典动作游戏《超级忍》。

当时为了迎合欧美市场而采用的忍者题材,配上出色的素质令本作获得了成功。但是在游戏里出现的诸多敌人,在造型上几乎就是照搬了许多漫画与电影中的形象。

试想一下这样的场景:哥斯拉、蝙蝠侠、蜘蛛侠、兰博和 T-800 等等「名人」一拥而上,最后都被主角乔.武藏打得满地找牙。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本作的原始版本在二手卡带市场算是可遇不可求

于是在后来的版本里,蝙蝠侠换成了恶魔人,蜘蛛侠则更像是个胀气的紫色葡萄,兰博没变强但是却秃了。至于哥斯拉最惨 —— 直接就变成了一幅恐龙骨架。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南梦宫的《腐尸之屋》上面。这款取材自欧美 B 级恐怖电影的游戏凭借先人一步的黄暴而闻名,流程中也出现了大量对欧美亚文化的致敬与恶搞。而在主角形象上,更是直接取材自《13 号星期五》的杀人魔杰森。

虽然其实欧美玩家一眼就看出来了,但是为了避免官司缠身,南梦宫后来还是把面具款式换了又换。

上述举出的例子里我们可以看出,这些作品多数都是日本游戏厂商开发的。通常来说它们都是无伤大雅的借鉴,许多甚至可以算在致敬这一范围里,并不构成抄袭现象。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多数情况下致敬向来是不会令人反感,甚至都是人们喜闻乐见的行为

但是因为其使用的方式,以及无法确定发行地区的宽容程度,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保险起见而更换掉敏感内容。

原因其实很简单,对于美国来说这类使用了明确版权形象的行为,肯定是有相关法案可循。然而在日本却没有相关法规,所以在两地对于「致敬/借鉴」的宽容程度明显不对等。

如今人们对于致敬行为已经有了一个较为明确的标准,而未经允许的素材挪用,在绝大多数国家的游戏开发者眼中早已是禁忌 —— 但是偶尔也还是会出现一些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个例。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但是直接照搬并且用来卖钱就另当别论了

凭借尚且值得一玩的质量,以及「一人开发」的宣传造势,国产 FPS《光明记忆》在年初迅速获得非常热烈的反响。

但事情很快就出现反转:有人发现游戏中的许多 3D 模型其实都并非他个人制作,而是来自于一款韩国网游《神佑》。其中诸如怪物模型等资源,只不过是砍头去尾再混搭一下就算自己的作品了。

东窗事发后,作者表示这些素材是在国外某盗版模型网站下载,自己并不知道来源。虽然开发组很快就开始进行内容的替换,但是显然消息传播和造成的影响,已经不是换一张新皮就能了事的。

这类事件并不仅仅局限于国产的《光明记忆》,即便是国外也偶尔会听说类似情况。而这种情况主要发生在独立游戏开发者身上,毕竟他们所使用的 3D 素材,多数还是得依赖于开源市场。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虽然作者道歉并替换了内容,但是那一身荣耀的金色光芒却不再闪烁

许多原本采用免费素材的作品,在达到一定完成度之后,最好的情况是得到厂商支持得以更换模型。这在国内外的独立游戏领域早已见怪不怪,只是这次像《光明记忆》还未得到替换机会就先爆出侵权,只能说是作者自己处理不当了。

侵权、抄袭等等导致不得不对内容进行重新修改,在所有类似事件中属于性质最恶劣的案例。《光明记忆》和开发者一夜之间得到的赞誉,以同样的速度陷入了争议之中,其结果令人唏嘘。

学会致敬也不见得安全

「致敬」的底限素来是一个很模糊、甚至可能导致争议的领域。但是仍旧有许多创作者愿意在自己的作品里,加入对喜爱之物的致敬内容。

小岛秀夫在这方面算是个「惯犯」了,从早期作品开始,他就非常热衷于在其中加入许多电影或文学的致敬内容。

其中以他的早期作品《掠夺者》(Snatcher)最为知名。这款剧情驱动的文字冒险游戏,本身可以说就是赛博朋克经典《银翼杀手》的游戏翻拍版。里头不仅出现了对原著的致敬与参考,更是有成堆的欧美电影梗...以及黄暴场景。

游戏最初在 MSX 和 PC-88 平台发售,这也是敏感内容最多的版本。之后的几年里,这款作品逐步出现在了 PSC、世嘉 CD、PS 和 SS 上面,其内容也是随着版本更新而不断修改。

更神奇的是,不同的主机版本中,很多梗也都对应了该平台厂商的特点。最典型的便是游戏结局时,主角身边的小机器人会获得一具新的躯体,而这具身体其实就是对应的主机。

假设你是一个小心眼、同时对于 R18 内容非常计较的电影公司老板,那么这款作品很可能就会给你带来很多控告小岛秀夫的理由。但事实是,《掠夺者》一直被视为小岛早期的 Cuit 经典,其中许多「冒犯」内容更是被人们津津乐道。

通常来说,只要游戏绝大多数内容都是以原创为主,致敬的仅仅只是些增加趣味性的「梗」,那么出现版权方气急败坏把你告上法庭的情况微乎其微。

对于版权方来说,维护自己版权利益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因为绝大多数致敬内容更多的还是会对自己作品传播带来帮助,所以大家也都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有些擅于营销的官方还懂得利用机会宣传一波。

反过来对于游戏厂商,他们没有必要冒着被告上法庭的风险,所以在早期日本游戏发售海外版最常见的做法还是修改内容。

但是遇到顽固不化的版权方也不是全无可能,而且还不见得只有游戏创作会陷入纠纷,反过来也一样。

2010 年,由押切莲介创作的漫画《高分少女》,在 SQUARE ENIX 的漫画月刊《BigGanGan》上开始进行连载。这部漫画因其在故事中的时代气息,以及出现许多游戏玩家十分具有认同感的内容而大受欢迎。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本作不仅获得了不少相关奖项,在 2014 年也传出了即将动画化的消息。因为在故事中出现了大量游戏相关内容,因此在动画制作前期团队与各游戏公司进行了授权洽谈。

而在 SNK 这关就给堵了 —— 这家老牌街机厂商认为漫画事先擅自使用了《拳皇》《侍魂》等内容是对自己的冒犯,决定对其 SE 以及旗下出版社进行控告。

这场闹剧让两家日本游戏界老牌厂持续了一年多的版权纠纷,最终以 SNK 撤销刑事以及民事诉讼、《高分少女》漫画继续连载落下帷幕,而等到动画上线也已经是 2018 年了。

之后的情况我们也看到了,《高分少女》在故事里已经更多的变成了 Capcom 的专场。SNK 反而因此失去了一次免费传播自己作品,让旧日经典再次被人重拾的机会。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连载再开时,作者还以街霸2古烈结局来比喻自己的遭遇与心境

尽管在这次事件中,从游戏玩家到漫画读者都普遍认为是 SNK 小题大做。但是也能看得出来,在日本这些相关版权创作,的确还是得需要授权方足够「懂」才能有宽松的发展环境。

否则光是同人小本子一个个去计较算账那就集体完蛋了。

家家都有难念的「和谐」

最后一种游戏制作者不得不替换内容的情况,同样都是因为当地法规所致,但相比版权来说要更加无奈。或者说,尴尬。

对于国内玩家来说,国外文化作品因为审核问题而进行内容修改,早已是家常便饭。从《魔兽世界》的方块到各种游戏里的异色血液,都是代理商为了适应国情而做的妥协。

但这种情况也并非我国独享。在全球许多国家都有相应的审核机构,以适应其当地社会与文化环境。其中以德国在这方面最为知名,他们不仅对暴力内容管制十分严格,更是全方位无条件的封杀纳粹元素。

不仅是写实二战题材的游戏,就算是 id 的《德军总部 3D》这类胡闹虚构风格,只要是出现万字旗等等相关元素都会被列入「违禁品」行列。它们要么是永久被禁止在德国发售,要么就只能乖乖进行各种「和谐」—— 比如把希特勒标志性的小胡子剃掉。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就连封面也得换:仔细看看左边原版和后来 iPad 版的差异

在德国,对纳粹的抵制不仅仅是流于表面,甚至还写入了宪法法案之中。不论动机如何,所有在文化作品与公共场合里使用带有纳粹象征意味的行为与物品,都会直接触犯到《德国反纳粹和反刑事犯罪法》。

而同为二战时的战败国,德国与日本之间对自己当年的行为反思态度判若云泥。

对日本的文化作品有一定接触的人,应该知道他们向来对二战没什么抵触情绪。既然使用自己的素材都无所畏惧了,那么对于同为轴心国的纳粹,他们更是毫不忌讳地将其加入自己的文化创作中。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HELLSING 就是德棍的狂欢

在 Capcom 的早期经典动作游戏《希魔复活》中,直接就将「纳粹兴起、希特勒再战江湖」这样的剧情写在包装上。为此到了海外版换皮再次上演,故事中的名词全部替换,而一些诸如万字旗等元素改成了鹰型图标。

当然,事实证明玩家自己是没那么多心思去计较的。「日本出了个打爆希特勒狗头的游戏」,在全世界基本上都是玩家共识,谁都知道你 Capcom 只是换了个皮而已。甚至还一度有不少欧美玩家重金寻求日版卡带作为收藏品。

但玩家不在乎,游戏厂商和审核机构之间的较量还在继续。虽然现在西方国家对于游戏内容尺度早已十分开放,甚至最近几年德国也在慢慢尝试放宽限制,但该和谐的时候仍然是毫不留情。

就连近年来终于可以进入德国游戏市场的《德军总部》系列,最新作《德军总部:新巨像》里头仍然是不允许希特勒留小胡子......

妥协或是滑头?游戏的「变脸」戏法

在 NS 版的新巨像里,一个补丁就把纳粹旗帜给撕下来了

虽然是一种数据生成的媒介,但是电子游戏中所使用的素材内容,同样并非总是能得以永久性保留。由于版权,审核,或者纯粹是因为某些突发事件所致,游戏公司常常需要对其内容进行修改替换。

像《如龙》等情况的出现,并非游戏公司所愿,但从他们的处理方式来说八成也是早就有所准备。至于因为社会环境所作出的妥协,那就只有等待法律的健全,以及游戏本身地位的提升才得以完全根治了。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