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当上周许志安出轨一事衍生出“苏永康回应留言支持许志安”这么一个话题热搜时,想必大部分网友的疑惑点和第一反应都是先围绕着”谁是苏永康,苏永康是谁?”来展开的。

捋一下大概情况就是,郑秀文开腔发文表态原谅老公,在明星好友清一色的评论鼓励留言下,唯独身为许志安的死党苏永康遭网友怒骂…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网友骂他的原因也很简单:都是一路货色。

甚至也有人直接翻出他过往的“不良嗜好”来谈,指他“结完又离离完又结不知所谓”,结果直接引发了苏永康和网友的一番骂战。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但客观一点来说,大多数网友都是被这事情冲昏了头脑,如果大家理智一点的话应该能发现,苏永康发的这些表情更多的是为两个人在经历这样的困难考验之后最终能够和好如初破镜重圆而感到开心才对。

就算是一个普通的路人甲,作出这样的反应也不足为过吧,再加上他是许志安死党的这个身份,这个反应怎么看都是于情于理的不是么?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回归正题,苏永康是谁?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说来也妙,苏永康的星途和其死党许志安竟然还有些许的重叠,所谓吸引力法则也就对应了网友说他们的“一路货色”

比许志安早一年,苏永康在1985年参加新秀歌唱大赛得亚军,输给了冠军杜德伟,之后获签约华星唱片。

这出道的起点也不低对吧?却同样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跟当时所有刚入行的新人一样,只有歌艺和颜值兼具的新人才能快速地占领市场,比如85年冠军出道的杜德伟和86年屈位第三的黎明。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这样一对比,那个出现总是一副黑框眼镜的苏永康一看就长着一张实力派的沧桑脸,虽然醇厚深情声音一出来就能让人听出故事的味道,或许还能有专属他声音的记忆点,但在遍地都是实力派歌手的香港乐坛,他是真真切切地被长相限制了发展。

所以苏永康也面临着随时会被华星解约的风险,直到四年后在1989年才慢悠悠地推出首张个人专辑《失眠》,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之后歌唱事业却一直停滞不前,即便在1995年靠一首道出情人相处的黄金铁律《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成功进军台湾市场,但也并不能改变他在香港仍旧如死潭一般毫无起伏的事业。

从出道到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被香港乐坛广泛接受,苏永康用了十三年的时间。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作为歌手,唱而优则演在他身上其实是个伪命题,正是因为不温不火的歌手身份才选择跨界去演戏,1998参演无线电视剧集《妙手仁心》饰演医生,主唱剧集插曲《不想独自快乐》并首次在香港红馆举行个人演唱会,无心插柳柳成荫地迎来了歌手事业里的首次巅峰。

第二年,凭借一首《越吻越伤心》横扫了香港乐坛各大奖项,人气爆棚的他在随后几年推出了近十张音乐专辑。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苏永康大概就是从这个时候领悟到了他最适合走“被抛弃的男人最苦命”这一路线,凭借电视剧积累下人气之后趁热打铁,随后发表的专辑们都特别适合男孩儿们去ktv飙歌技,只需要深情地望着姑娘们,甚至不需要完整地唱完整首歌,哪怕只是对对口型都能完美地塑造出一个被感情伤害过的情圣人设。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这几年的走红也算是一个K歌时代的见证,他几乎都快成为了张学友之后的“情歌天王接班人”,可随后的平地两声雷将他划入“劣迹艺人”行列,打的苏永康在内地再也没站起来过。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第一声雷,2002年在台北酒吧因服食及藏有摇头丸被扣查,后被判入台北看守所拘留强制勒戒11天,创下了台湾“勒戒”最短纪录,歌手生涯完成了从头一年刚获得金奖的高峰,一下子滑入低谷的大起大落,此后几年时间都没法推出新唱片,更勿论开演唱会。

第二声雷,是这位一贯坚持“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的大众眼里的好男人,在与之一起陪他走过藏毒事件低谷后花光自己积蓄陷入经济困境的前妻离婚,前妻离婚后给这段婚姻下了一个极为残酷的定义:“他不是我该嫁的男人”。

这两声雷也是网友们将他和许志安划入一路货色的原因。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但还是那句话,娱乐圈给我们看的都是表面,里面深藏着多少暗涌,究竟孰对孰错大家也别太较真。不过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对难兄难弟在歌声里塑造了一个又一个苦情人设,虽然他们的现实生活和爱情一撞就是火花,可最终都免不了回过头发现爱情就只剩下一地渣的难堪场面。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虽然在内地的人气同许志安一样低到骇人听闻的地步,但毕竟香港才是他的主场,而他随后的翻身仗也确实打的漂亮。

当谭咏麟和李克勤临时组成了一个组合叫“左麟右李”后瞬间引发了成名歌手临时组组合闯荡乐坛的风潮,于是就有了他和张卫健、梁汉文和许志安一起组合的“big four”(中文名大四喜)。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就跟隔壁古惑仔“友情岁月”组合一样,这个中年男团也是基于多年的兄弟情才成立的,友情牌并不比爱情牌好打,但至少现在看来,苏永康打对了。

除此之外,苏永康复出之后的另一张王牌是黄伟文。

“我说过,只要你再出来唱歌,我会给你写一首年度金曲,今天我应承到你啦”。

苏永康:苦情出火花,最后难逃渣

作为苏永康的复苏之作,也是黄伟文精心之作,2010年的一首《那谁》让苏永康重返香港乐坛巅峰,随后的颁奖典礼《那谁》打败了《那些年》拿了年度金曲,黄伟文这样对苏永康说的。

靠一首《那谁》咸鱼翻身随后再无作品推出,跟朋友们组合的“big four”定期保持活跃度,被年轻时犯的错拖了后腿之后人生似乎就没有了奔头,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划地为牢咸鱼般地过着下半生。

苏永康的中年人生,竟也开始渐渐地散发出一股中年男人熟悉的油腻气味。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