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罗罗》:当他不是钢铁之躯时,他才逐渐变得像人起来

毕竟《多罗罗》的原作漫画是手冢治虫,所以一直特别犹豫是不是要写。再加上说实话最近的工作特别忙,顾不得想太多,也很难完整评价这部作品真正讲了什么东西,这次更新就当是简单谈谈个人的追番感受吧。

《多罗罗》:当他不是钢铁之躯时,他才逐渐变得像人起来

多罗罗的题材,老实讲,不算是我喜欢的那几类,所以观看进度就很慢。这部作品果然还是适合慢节奏的看,连续一口气看完,体验极佳。如果是一周一集的追着看,还是稍显节奏缓慢。

时为战乱年代。

醍醐之国的领主景光,在某所寺院的大堂中,向十二魔神像许愿让自己的领土繁荣。而诞生的景光之后嗣作为代价,身体各处都有所欠缺,被视作不祥之子而抛弃到河川之中。时光流逝,鬼神实现了与景光的约定,国家迎来了繁荣。这样的某天,名为“多罗罗”的年幼盗贼,与某个男人相遇。

那是鬼,还是人——

两臂装有刀剑,全身皆为人造的男人“百鬼丸”,以他那无神光的双瞳紧紧盯着袭来的妖魔。

醍醐国,百姓饿殍遍野。国王将自己的儿子献祭给鬼神,以换取国家的安定和风调雨顺。

一位被献祭给鬼神的少年,失去了所有的器官和功能。按中国古代刑罚可能就是沦为了人彘吧,不了解的同学可以去了解一下,但实在是太残酷的刑罚实在是很难重新讲述一遍。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这样的一位少年,家国命运,孰是孰非,在正义面前,是一个人的幸福重要还是一个国家的重要?似乎答案很明显,但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来,百鬼丸的生活是最为悲惨的。

百鬼丸的出场,是一个类似于恐怖片的出场,在醍醐之国的某处,某位王子的出生就是一个想要活下去的失去了一切器官的一团活物的婴儿。熟悉的产婆漂流瓶环节,婴儿做出了流出血泪的动作。从今往后,就更看你的运气了哇。

产婆被妖怪吃掉,多罗罗的运气似乎逃过一劫。这个主角光环下的强韧的生命力的一团肉体,终于以16年后的冷酷杀手的面貌回归了这个世界。在这温柔残酷的世界中,他邂逅了一位还未分得清性别的少年或少女,多罗罗。

在那个战乱的人命如同路边碎石的年代里,因为某种机缘而相遇的二人组,终于在命运的指引下走到了一起,开始了相伴的旅程。

《多罗罗》:当他不是钢铁之躯时,他才逐渐变得像人起来

原作漫画中是48个魔神,在动画中为了篇幅所限,改成了12个,编剧脚本对故事进行了自己的重构与理解,对原作中缺失的某些交代进行了大胆的衔接原创。

这个故事兼具着两条主线,一条主线是百鬼丸逐渐召回自己,一条主线是百鬼丸和多宝丸这条家族恩怨的逐渐揭开,同时伴随着每一集的特定的旅行题材的小故事,逐步有层次感的打怪升级,逐渐的找回自己的失去的功能。

在每个小故事中,又有着符合世界观背景的故事展开,和虫师和西游记类似,在这样的故事结构下,逐渐将人性和社会矛盾解构,用小的场景来接替对宏大世界观的描述,不失为一种常见的故事解构和聪明的做法。

之前在分析jump民工漫的时候就有分析过,一个好的世界观应该是层层拨开的,用小故事串起大的故事世界观的方法更适合于连载漫画的创作,比如Naruto的早期的强弱设定,对五大国的世界观早已十分固定,会十分限制后期世界观的展开。

故事糅杂着家国,融合着个人命运,也有着相依为命的二人组的命运的相遇,就让这部作品十分具有看点。

站在百鬼丸的角度看,他对于世界的认知,父爱和母爱全都不见,反而将自己的孩子献祭给鬼神,从而失去了一切的知觉和感觉。

他因为开了心眼的关系,能看得到灵魂的颜色,用这种特定的能力有了对世界的认识。

这两个出生于战乱的可怜鬼成为了相依为命的伙伴。同时也踏上了寻找自己的路途,开始游历各个国家的旅行。

《多罗罗》:当他不是钢铁之躯时,他才逐渐变得像人起来

第九集中,终于有了对多罗罗的介绍。

动画中多次运用了色彩来表现,而最多的用色其实是灰色和红色的运用。

故事的主体色调是灰色的,而妖怪出现时的灵魂则是红色的,经常能看到百鬼丸的视野中的妖怪的形状,暗红色在美术上,是一种让人恐惧感的颜色。

而在百鬼丸出生的时候的图片,像是金蝉一般的婴儿幼体却是灰色和古铜色的,像是一根老树根一样的枯槁。

琵琶的剑士说,这是人吗,还是妖精吗?都不是。

但故事虽然以百鬼丸作为真·男主,但是却以女性的多罗罗作为漫画的标题,这说明多罗罗才是中心,是题眼。

第九集终于开始讲述多罗罗的过去,而片中黑白回忆中只有红色色彩的运用很是精彩,接下来就个人观感而言简单分析一下红色的运用。

多罗罗回忆的开头便是由曼珠沙华也就是彼岸花的红色渐淡回忆篝火的红色渐深的转场,而彼岸花更是有“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冤魂们一个指引和安慰”的民间传说,开头便暗示了回忆定会有某人因保护某人而死亡剧情,而红色更是直接象征了死亡的到来。

在第十二集中,则是更将因果轮回上演到极致,哥哥和弟弟的命运的相见,却成为了不可调和的矛盾的真正的导火索,具体的战斗非常精彩,不再剧透。

每打败一个魔神,百鬼丸身体的一部分就会恢复。

当百鬼丸的腿脚恢复时,他把脚伸进火里,一般人被火烧到会立刻回避,他却不会把脚移开,他在细细体会被火烧的感觉,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感觉。

感觉的逐步恢复让原本在战斗中不知畏惧的百鬼丸变得十分脆弱,听觉恢复时,周遭环境的声音让他十分不安,细微的环境声对从小适应了声音的人来说习以为常,却让他像受伤的野兽躲在洞穴里一般不敢动弹。

在夺回感觉之前,百鬼丸只能通过心眼感知周遭的生命,有恶意的生命是红色的,普通人是白色,他的世界里只有这两种颜色。

当他的五感逐渐恢复,他才能通过感觉去认识他人,去体会世间丰富的情感,伴随着爱和痛。

当他的嗅觉恢复时,他闻了一天鲜花的味道,也开始闻多罗罗的味道。

当他的语言能力恢复时,他用蹩脚的日语去请求医治多罗罗的时候,观众中无不为之动容。

这种寻找到自己所失去东西的喜悦感真的是特别感同身受,那种对过去生活中无可追寻的回忆,对本应该属于自己的某种生活的追溯的心情,恐怕我是十分理解的。

当他不是钢铁之躯时,他才逐渐变得像人起来。

在作者看来,人性的可贵之处正因为脆弱之处和相互扶持。有了疼痛和肉身,是以为人。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