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种田游戏凭什么办百万奖金的电竞比赛

“金坷垃,一袋能顶两袋撒...非洲农业不发达,必须要有金坷垃!”,伴随着一声苍劲有力的“美国圣地亚哥”,无数中国网友第一次了解到了农业化肥的神奇力量。

2008、09年,开心网和QQ空间相继推出农场类页游,一时间偷菜成风,从学生到社畜纷纷化身虚拟网络上的菜农。

作为自古以来的农业大国,我国人民的种族天赋里似乎自带“种田”一栏,同样的,中国玩家对种田相关的游戏、玩法也特别痴迷。

《牧场物语》、《星露谷物语》等游戏在国内一直有不俗的粉丝基础,而《文明》、P社旗下等比较开放的策略游戏也往往会被中国玩家开发出“种田玩法”。

去年最有名的事件是,中国玩家在《冰汽时代》里大搞生产,和制作组的本意背道而驰,反而把难以生存的末世整得红红火火。

不过,虽然中国玩家继承了种田基因,但很多人其实没有长期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经历,自然对种田的理解浮于表面,这就出现了一种情况:

也许你对真正硬核的“种田游戏”一无所知。

比如下面BB姬要说的《模拟农场》系列。

2019年1月23日,《模拟农场》系列开发商Giants Software宣布,将会举办《模拟农场》电竞比赛,总奖金额高达2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90多万。

消息传到国内就炸锅了,《模拟农场》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这种冷门游戏还能办电竞比赛?凭什么奖金还这么高啊?。不少人是一问三不知。

其实《模拟农场》系列从2008年诞生至今,已经有十多年历史了,最新作是去年发售的《模拟农场 19》。

相比市面上打着“农场”旗号的休闲游戏,《模拟农场》的特色在于,高度还原真实的农场工作体验。

在这款游戏中,种植作物、饲养家畜、清理耕地...任何操作都不是点点鼠标、划划屏幕就完成的,而是需要玩家真的操作农具设备一步步实现。

为此,《模拟农场》与许多现实里的农业、机械公司合作,获得了农用车辆、工具的授权,把它们照搬进了游戏,堪称史上最硬核,最大型的农场模拟游戏。

先别急着动用“电竞鄙视链”大举批判,说什么手机贴膜打比赛就算了,种田游戏也来蹭电竞热度?

对不起,这款种田游戏不但要办电竞比赛,还办得有模有样。

目前Giants Software成立了模拟农场电竞联盟,获得了罗技、英特尔等大公司的赞助,计划在欧洲的各个地区办十场比赛,赛季末还将举行锦标赛,获胜者可以赢得10万欧元奖金。

事实上,《模拟农场》在2018年就开始试水电竞了,不过当时奖金只有2000多欧元,而如今25万欧元的奖金池已经不逊色很多二线电竞项目了。

至于《模拟农场》的电竞比赛到底比什么?

Giants Software还没有完全想好,只是应该不会沿用去年的“堆麦垛”赛制了--参赛选手操作拖拉机和叉车,收集散落的麦垛,放置到指定区域,看谁堆得更快更好。

不过官方强调了会继续秉承“农业根基”,考虑把比赛形式改成3V3的团队竞技,尽量把真实的劳作过程和具有挑战性的游戏元素相结合。

看到这里,可能有老哥还是觉得这帮人疯了,赞助了他们的罗技和英特尔也疯了,干农活的比赛有什么观赏性可言?

然而《模拟农场》系列有自己的底气。

一般来说,办电竞比赛,首先游戏要有足够的群众基础,说白了,玩的人够多才有人来比、有人来看嘛;

其次,主导的游戏公司也要有硬实力,像H1Z1末期想靠电竞翻身,结果连工资都发不出来,落得赔了夫人又折兵。

《模拟农场》系列正好满足了这两点要求。

2018年11月20日,《模拟农场 19》在Steam版正式解锁,当周就冲到了销量榜第一,排在他身后的是《怪物猎人:世界》、《战锤:全民战争2》、《刺客信条:奥德赛》、《绝地求生》...

10天后,官方在推特宣布《模拟农场 19》的销量已经突破100万份,10天100万的蹿升速度不输给任何当季的话题作。

开发《模拟农场 19》的游戏公司Giants Software也大有来头,十年间,员工数量从4人涨到了800人,如今在瑞士苏黎世、德国爱尔兰根、捷克布尔诺三地开设工作室。

而这么大规模的公司却基本只有一款游戏产品,就是《模拟农场》,可见《模拟农场》的玩家数量之多,忠诚度之高。

那么,既然《模拟农场》系列的核心玩家这么多,为什么外界都没怎么听过这款游戏,甚至一点都不觉得它火呢?

原因也很简单,《模拟农场》的很多用户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游戏玩家”。

根据Giants Software估计,《模拟农场》的玩家中,四分之一都从事和农业相关的工作,甚至有8%~10%左右的玩家就是全职农民。

这些人除了《模拟农场》根本不玩别的游戏,而在欧洲一些偏远地区的农场,连互联网都不常用,所以《模拟农场》的忠实玩家自然也没有上网交流的习惯。

Nick就是这样一位农民玩家,他喜欢在《模拟农场》里管理预算、购买土地、购买新设备,提升工作效率,更重要的是,他能在游戏里随意操作现实里很昂贵的Big Bud拖拉机。‘

Kelley在占地500英亩的玉米农场工作,但在日常工作中他不需要操心所有工序,因此他想在游戏里实现亲自管理更大,技术更先进的农场的愿望。

而对Manning来说,即便已经不干农活好几年,但用游戏中的关卡编辑器,重塑童年记忆中的农场,仍然是一件轻松惬意的娱乐活动。

也许是为了照顾不常玩游戏的这批用户,《模拟农场》的配置要求非常低,要知道这也算是一款开放世界游戏了。

“《模拟农场》玩家”是一个躲在游戏圈暗处的庞大群体,他们与主流完全割裂开,玩着自己的游戏,享受着自己的乐趣。

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圈子。Giants Software每年会组织“FarmCon”的活动,一开始只是把喜欢《模拟农场》的玩家聚集起来开趴体,没想到反响强烈,现在已经演变成了“农业交流会”。

Giants Software请来著名农业机械制造商的工程师,为开发者和粉丝讲解最前沿的农业知识。

现场还会演示农业机械的工作原理,这样的活动既让游戏开发更加专业,贴合现实,也深深抓住了农业爱好者的心。

《模拟农场》电竞比赛就是在“FarmCon”上受到欢迎,才一步步走到现在的,而在新赛季,更高的奖金必将吸引更多人入坑游戏。

随着系列走过十年,《模拟农场》、Giants Software、FarmCon所承担的责任已经远远超过游戏本身,他们被看成连接虚拟和现实农业的重要桥梁。

虽然我们总把“民以食为天”挂在嘴边,但大众都习惯把农业看成是夕阳行业,世界范围内的农场和农业从业者都在减少。

而《模拟农场》的出现让新一代的年轻人有机会了解到、甚至喜欢上真实的农场生活。

于是,欧洲的一些学校在农业相关课程上引入《模拟农场》教学;现实中的农业大厂乐于赞助《模拟农场》的电竞比赛,一方面为自己推广,另一方面还能吸纳热爱农业的人才。

连德国总理默克尔都试玩过《模拟农场》

世界上总有我们不了解的玩家群体,他们的游戏和电竞比赛或许离我们很远,但也有着别样的意义。

-END-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