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准备回家,地球开始流浪

那年离开家带着很少行李,外面世界很大原来一直在井底。

——《带我回家》 C-BLOCK

马上要过年啦,寻思着差不多离家远的孩子们都已经回家等待春节降临了。

所以BB姬今天想聊一下非但不回家,还要出去流浪的地球。

在《三体》被游族买断版权,至今仍未有启动消息之际,刘慈欣另一部短篇小说《流浪地球》被改成了电影。

大年初一,每个人都在和家人团聚,地球却要开始流浪。

不过我想在地球“发射”之前,尽量不过分剧透地和大家聊一下:《流浪地球》到底值不值得去电影院看一看。

其实就我个人想法:原著的故事设定就非常值一张电影票了。当然是在改动不大的情况下。

简单来说,大致背景是:在太阳被印证将在400年内灾变之后,人类成立了联邦,为地球做了一套装置,使其完成先停止自转,再加速公转,最后飞出太阳系寻找新家园的过程。

整个过程被称之为“刹车时代”、“逃逸时代”以及“流浪时代”。刹车、逃逸、流浪......这些词就是在形象地告诉读者:地球变成了一种载具。

小说里还有一段对当时人文环境的描写,我印象深刻。

爸爸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呵,忘了告诉你们,我爱上了黎星,我要离开你们和她在一起。”

“这是谁?”妈妈平静地问。

 

“我的小学老师。”我替爸爸回答。

 

“那你去吧。”妈妈说。

 “过一阵我肯定会厌倦,那时我就回来,你看呢?”

 “你要愿意当然行。”妈妈的声音像冰冻的海面一样平稳,但很快激动起来,“啊,这一颗真漂亮,里面一定有全息散射体!”她指着刚在空中开放的一朵焰火,真诚地赞美着。

一句话总结,就是描述了一段老爸“突然”想到出轨,然后一家门友好协商的过程。

可能前半段以如今的伦理三观很难去理解,但看到妈妈从平静转为激动的转折点是全息散射体之后,多多少少读者能感受到书中所描述的社会高压环境。

当地球开始离开轨道,人类的道德伦理跟着一起“出轨”了。

 

生存成为第一要素,感情已经成为了生存的阻碍。没有时间去思考问题以及去体验感情,在逃逸时代仍幸存的人们只关心:明天的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

所以基本在这个时代中,已经人均带科学家,普通老百姓也是随口一说就是个科研名词。

当然书中亮点还有很多,比较经典的设定就是加入了“守卫者”和“开拓者”的对立思维。有主张逃逸的飞船派和主张留守的地球派。

这和许多科幻电影喜欢将“守卫”和“开拓”的思想集中在一个人物身上一样。比如《星际穿越》中男主的儿子汤姆和女儿墨菲。

前者在末日背景下选择留守农田,与地球共存亡。而后者是极力推导新的物理公式,来解决人类移居太空的需求。

这类争论其实放到任一种社会模型中都能成立。

科幻小说、科幻电影、甚至部分科幻游戏就是把宇宙设定成一种社会模型,不断从过去人类的思维模式中提炼共性,以推导未来世界可能发生的事情。

记得在读小说的时候,除了对作者的设定抱有惊叹之外。感情方面,还有点联想到自己每次想家的时候。

以至于我现在每次听到C-BLOCK唱着《带我回家》的时候,我总能和《流浪地球》联想到一起。

C-BLOCK唱出了一位少年从湖南长沙到湖北武昌、背井离乡的无奈。

假设《流浪地球》中的地球会开口说话,会不会也正身处迷茫,会想对着出逃的人类说一句:带我回家。

至于特效观感层面,一部分看过点映的观众已经给出了高度的评价。

可能有一点点的虚,毕竟是国产科幻一次新的尝试。

但BB姬寻思着这个设定这么带感,特效只要不是五毛,应该不会差到哪去。总体还是非常值得一看的。

在影片拍摄期间,特效团队中外国人讨论要不要给电影换个名字,起个类似《飞出太阳系》,比较正能量一点。说流浪听着怎么那么可怜。在他们的印象里,中国科幻对未来总是过于悲观。

可以有,但没必要了。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