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游戏中一闪而过的画面,居然“侵权了”!

对于绝大多数的NBA球员来说,纹身已经成为他们展示自我的一种方式。

KING王冠、母亲格洛里亚的名字、儿子的肖像、家乡的区号330……这些纹身无疑是詹姆斯的标志。但是,你可曾想过运动员身上的纹身并不属于他们自己,一旦把这些纹身图案用于商业用途,竟然也有侵权的风险。

根据美国版权局的说法,任何固定在有形媒介中的创意绘图都拥有版权属性,其中也包括这些皮肤上的墨水。法律专家说,纹身的版权实际上归纹身师所有,而不是纹身者。近日,詹姆斯就因为游戏中的纹身惹上了官司。

通常来说,纹身师在做纹身的同时已经给予纹身者自由展示其作品的权利,包括在电视节目和杂志封面上。但在电子游戏中,这些纹身以数字化再现的方式出现在虚拟角色身上时,这可能就会成为一个问题

体育游戏开发商的困扰

这对于体育游戏开发商来说,可谓相当头疼了,特别是EA的《FIFA》系列和Take-two的《NBA2K19》系列。为了游戏体验者的真实度,体育游戏中除了还原真实的运动员形象外,也越来越追求还原队服、球场和道具,甚至是运动员身上的纹身图案。

所以,EA和Take-two在自己的FIFA、UFC、2K等系列作品中还原了上百个纹身。对于自己的纹身被还原到游戏中,大多数纹身师其实是乐意这么做的,毕竟球员是他们最好的广告牌

FIFA18中梅西的花臂

但是2016年,一家名为Solid Oak的版权代理商,相继获得了三名为NBA球员服务的纹身师的纹身代理权,随后该公司将Take-two告上法庭,理由是其发行的NBA2K系列游戏未经纹身师允许,便将他们的纹身作品还原到球员身上,已构成侵权,索赔81万美元。

没有纹身的安德森怕是认不出

Take-two方认为该版权纹身在游戏中的应用微乎其微,不能算构成侵权,希望法院予以驳回,但法院拒绝了驳回申请。

另外一起案例中,一位纹身艺术家将游戏发行公司THQ告上法庭,因为他的作品——UFC明星康迪特右腰上的狮子纹身,出现在了THQ发行的UFC系列电子游戏的封面上,由此他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THQ赔偿416万美元。这起案件同样引发了热议,最后两方在保密协议条款下达成和解,不了了之。

游戏公司为了避免纠纷,更改了UFC选手身上的纹身

当然,EA也没能逃过因纹身侵权被起诉,2013年他们就曾因为使用球员Ricky Williams的纹身作为封面而被控告侵权(虽然后来原告撤诉了)。这也间接导致了EA之后的作品中,唯独NFL游戏中很少出现运动员的纹身与现实不同的情况。

詹姆斯曾在一封支持2K和Take-Two公司的邮件中表示,“我的纹身是形象与身份的组成部分,如果没有纹身,那就不是对我的真实描述。

现在很多球员工会和体育经纪人都会建议运动员提前从纹身艺术家那里取得版权,使自己的纹身免于受制于版权法,避免受到潜在的诉讼。

枪械、汽车同样受版权困扰

除了体育游戏开发商,其他游戏的开发商同样受到不少版权的限制,最常见的做法是改名或是故意做错以避免版权问题。

《使命召唤》作为大型IP系列,曾为部分模型支付过版权费。例如其中的枪械:MSR、ACR、CM901等等。获取了正版授权后,不仅可以使用完全相同的外观模型,还可以标注其公司的LOGO。

而《使命召唤OL》作为网游续作,出来之后却经历了一次“更名风云”。当时,游戏中的很多武器都还是保留了该武器的原始命名。

而在一次更新后,负责开发的Raven工作室给几乎所有的武器都来了一次“大换脸”,例如我们熟知的Scar-H被改成了MK17-CQC,MP5K被改成了SMG5,这就是为了避免武器版权纠纷的一个典型事例。

实际上,即便是《使命召唤》的前作也有故意更改的痕迹。例如《使命召唤6:现代战争2》中,玩家熟知的格洛克-18冲锋手枪,实际上做的是Glock-17的模型,并且枪身上的商标也被改成了“Gluke”。

除了枪械,《使命召唤》还在汽车版权上吃过亏。原因是在《使命召唤》系列游戏中,动视暴雪在未经过授权的情况下,直接使用了悍马作为游戏中的载具,“悍马”的生产厂商AM General直接就版权问题起诉了动视暴雪。

相较之下,世界上销量最高的游戏GTA5就显得相对聪明一些,他们没有用与现实中一样的车。R星是拿不到版权吗?还真有可能,毕竟没有哪家汽车厂家希望自己的车与犯罪、潜逃、杀人放火等联系起来。

所以R星的做法就是改名,像在游戏中高速公路上出现最多的就是悠游行者,虽然没有官方说明,但任何一个玩过游戏的人都知道,这辆车的原型就是路虎揽胜。

《极品飞车》系列就拿到了法拉利和兰博基尼等大厂的授权,所以在游戏中可以直接使用其汽车造型。

舞蹈领域版权尚存漏洞

最近,《堡垒之夜》又陷入了一起侵权案件。美国演员Alfonso Ribeiro起诉Epic Game,原因是堡垒之夜的游戏涉嫌抄袭他在电视喜剧《新鲜王子妙事多》里的一段表演,该舞步被做成了表情包在游戏中出售。

这已经是《堡垒之夜》第二次陷入此类争议,之前就有美国说唱歌手“2 Milly”的起诉,Epic Game涉嫌将他在歌曲《Milly Rock》中的舞蹈动作“Swipe It”做成表情在游戏中出售。

除了这些,《堡垒之夜》还有很多著名的动作表情,如Snoop Dogg狗爷的《Drop It Like It's Hot》MV的舞蹈,以及鸟叔的《江南Style》的骑马舞,这些表情是这款免费游戏的重要收入来源。

从表面上看,Epic Game利用这些表情谋取了相当多的利益,但其实舞蹈作者想要控告Epic Game可能很难胜诉。

舞蹈不同于小说文字、视频影像、歌曲表演,要是一整套舞蹈还好,要是单纯的一个动作,或者舞姿,算不算注册版权呢?要是算的话,不说握个手算侵权,我格列兹曼在世界杯上跳个舞是不是也侵权了?

也有一种说法是任何分解的动作都不算创作,例如某个舞步的小节,往往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演变而来。就像中文的每个字一样,只有把“床,前,明,月,光”这些字组合起来才叫做诗

所以才有MJ的太空步活跃在各种电影、电视、综艺节目、秀场,不然像歌曲一样每次都收费,MJ的后人肯定赚到翻了。

游戏行业发展的越来越大壮大,受到的关注肯定也越来越多,现在是游戏行业在侵权其他行业的内容,说不定哪一天就反过来了(我没有在说大张伟)。与其死不承认和版权方闹得不开心,还不如出点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谁会希望自己操作的“小皇帝”没有王冠呢?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