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台湾的沙雕翻译,让我笑到质壁分离

小高是我们办公室里的怪人,每每有动画或者电影上映时,他从来不问剧情咋样,他只关心一件事:这动画/电影,在台湾是怎么翻译的

即使是在同一片天空下,“地域文化的差异”往往会导致各类作品的画风突变。

让天地动容的《铁达尼克号》(泰坦尼克)

而不管是什么类型的作品,总能靠一个译名就能同时让圈内外人士笑成回形针。

或许台湾的沙雕译名,是唯一一个在游戏、电影、动漫上,可以统一“三界”的究极问题。

《死侍2》台湾宣传海报

今天,我们就将一些睿智译名分了级,来和大家一起瞧瞧,到底能有多沙雕。

沙雕指数:★

第1级别的划分呢,主要依据“文化差异的正常形态”,这些台湾游戏译名应该还在大家的理解范围内。

比如大陆的《古墓丽影》,在台湾翻译成了《古墓奇兵》。

英文原名Tomb Raider的中文直译是古墓入侵者的意思,大陆的翻译着重于主角劳拉是个漂亮小姐姐。

而台湾的“奇兵”,据说是因为当年台湾流行“XX奇兵”的译名模板,就像皮克斯动画的“XX总动员”一样。

就算大陆玩家在接受了《古墓丽影》的设定后,再听《古墓奇兵》有些别扭,但也算是符合了当时台湾的游戏文化背景。

而《Minecraft》作为世界上经典沙盒游戏之一,其游戏名字是个合成词。也就是说,在翻译的时候需要译者的二次创作。

大陆的翻译《我的世界》,是在两个单词mine(我的)和craft(手工制作)的基础上,又结合了游戏内容所翻译的。

可相比之下,台湾的《当个创世神》就翻译的非常简单粗暴。

要是这个游戏再晚出个几年,在现在万物皆可模拟器的风气下,说不定会直接翻译成《上帝模拟器》。

沙雕指数:★★

其实大家也能感受到,第1级别中的游戏名字基本大陆和台湾的翻译都大差不差。即便初次听到,也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而第2级别的台湾游戏译名,则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美背道而驰。

这一级别主要以《守望先锋》来举例,原因有二:

一是因为在这一个游戏里,就能将台服电竞的追求真实,体现的淋漓尽致。

从名字开始就非比寻常

二是因为《守望先锋》里的英雄,在台服实在是“赤裸”的令人心疼,他们必须在这里留下姓名!

国服骚断腿的狂鼠Junkrat,在台服直译成了“炸弹鼠”。

你不能说这个翻译是错的,相反它非常写实。

但总让人感觉少了一丝神韵,就像把小龙女的“小”字去掉,直接从神仙姐姐变成了打野龙女。

顺便一提,狂鼠的CP路霸,在台服叫“拦路猪”。

这个名字我是怎么也无法和他残暴杀手的人设联系起来,甚至还觉得二师兄有丶可怜。

相比炸弹鼠和拦路猪而言,天使小姐姐的美颜为自己赢来了一丝“怜悯”。

台服将Mercy,在西方写实主义画风中与东方佛教进行了结合,创作出了译名“慈悲”。

说实话,这个名字乍听上去还以为是和尚的译名,难道武僧就不能拥有慈悲之心?

慈悲这个“法号”让天使姐姐“被迫出家”,不过至少还保留了医者仁义天下的本性。

而黑百合的台服“夺命女”,却直接无情将无数男性玩家的梦击碎。

大家都知道,黑百合在之前的国服原名黑寡妇。虽然看着相似,但怎么着也能让人联想一下女神斯嘉丽,而不是一股国产劣质恐怖片的画风。

沙雕指数:★★★

最后,再来讲2个,能从后脚跟直击玩家天灵盖的第3级别译名。

《炉石传说》的台湾译名叫《炉石战记》,是不是觉得看起来还挺正常的?

那么,“哥哥打地地”是什么?你知道吗?

2014年暴雪嘉年华上,暴雪公布了名为Goblins vs Gnomes的扩张包,国服版本译作:地精大战侏儒。

“真皮沙发”台服决定另辟蹊径,展现哥布林和地精间的友好兄弟情,于是“哥哥打地地”就诞生了。

其实在找这方面资料的时候,年轻的我万万没想到,压轴出场的不是国外3A大作,也不是热门电竞游戏。

而是一款现在已经“凉凉”的休闲益智小游戏——《割绳子》。

这次大陆翻译倒是走了通俗直白的路线,《割绳子》原名就叫《Cut the Rope》。

在看到台湾的译名前,我真的很难想象出这样一款几乎没什么剧情,只需要滑动手指,切断绳子的小游戏能隐藏着怎样的野性。

《我的蛙蛙哪有那么爱吃糖》

这个名字,只有亲身经历过游戏的玩家才能get到它的精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只能用台湾腔脑补这个这个名字。念了几遍下来,连前面的“哥哥打弟弟”也觉得可爱了起来。

其实看到这里,大家应该已经发现,这3个级别分别代表了被大陆玩家调侃的台湾译名中最普遍的3种分类。

沙雕指数★:极力贴近原名,但因“”水平不行”只能做到这个地步。

像《拳皇》和《格斗天王》,虽然会觉得有些奇怪,但可以接受。

沙雕指数★★:放弃治疗,直译。

比如魔兽里伊利丹有句台词:you are not prepared!

国服翻译:你这是自寻死路!
台服翻译:你还没有准备好!

又或者“熊猫人之谜”开场的CG台词中的“To preserve balance and bring harmony”。

国服翻译:“道法自然”

台服译为“守护平衡与和谐”

还有“What is worth fighting”。

国服翻译:“吾辈,何以为战!”

台服翻译:“什么才值得一战”。

沙雕指数★★★:脑子抽了,开始翻译出一些奇怪的名称。

这一点不仅游戏界,在影视作品中也同样存在,举几个比较著名的例子。

要是擎天柱知道自己在台湾又名“无敌铁牛”,转个身就能开始殴打人类。

《盗梦空间》变“抗战片”,叫《全面启动》,《肖申克的救赎》在台湾被译作《刺激1995》。

左:港版 右:台版

这些匪夷所思的译名,往往会成为大家的调侃对象。

但玩笑归玩笑。造成这些沙雕译名的原因,其实也有一些比较合理的解释。

《极品飞车》的台译

一个是因粤语、闽南语和普通话的差别,导致有些翻译大陆玩家get不到点。

另一个说法是港台接触正版游戏和影视的时间早于我们,所以许多翻译要更贴合外国版权方的商业需求。

对于作品来说,翻译的好坏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比如当年在国内上映的《三傻大闹宝莱坞》,就因为名字让人误以为是“烂片”,白白流失了许多观众。

还有皮克斯出品的动画,在国内的翻译永远都是“XX总动员”。这么多年下来,电影票直接改个尾号就能当新的用了。

在看完这么多沙雕翻译后,最后为大家断头推荐一首“野生”翻译神作补补脑。

 I, feel something so right
虽知何为中正
But doing the wrong thing
却又离经叛道
I, feel something so wrong
虽知何处污浊
But doing the right thing
却又随波逐流

这样好的翻译是不留痕迹的,让人觉得这些作品天生就是用自己的语言所创作。

就像品尝一道异国小吃,不会觉得有任何不适,而食物的美味在一段时间过去后,仍值得人回味。

只是作为普通群众,还是但愿自己喜爱的东西被引进时,不会被翻译的很沙雕吧。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