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大猪蹄子——司马相如

何谓大猪蹄子?

百度百科释之:大猪蹄子通常是女生用来diss男生变心、说话不算数的常见用语,也可以用来吐槽男生不解风情、钢铁直男。这个词随着《延禧攻略》的播出火遍全网络。

这里我们取大猪蹄子的第一种含义。所谓极品大猪蹄子,无非是骗财骗色又想始乱终弃的那一类了。

司马相如简直是大猪蹄子的鼻祖。

司马相如出生于距今约两千二百年的西汉王朝,字长卿,家住今四川成都。

“武帝时文人,赋莫若司马相如,文莫若司马迁。”

他可谓是西汉一大才子。鲁迅的《汉文学史纲要》中给与司马相如极高评价,甚至认为他的文学水平可与司马迁分庭抗礼。

司马相如尤为擅长辞赋,作品词藻富丽、结构宏大。辞赋里尽表现出欲羽化成仙,过神仙般快活日子的强烈愿望。

但是,像我们这些非汉赋研究爱好者,还是对他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更为感兴趣。

那卓文君又是何许人也呢?

卓文君是白富美的典型代表。

论家世,她是四川省临邛首富卓文孙的女儿,自出生便是富家千金,生活无忧。

论美貌,《西京杂记》中称她容貌俏丽,眉清目秀,脸儿如芙蓉一样白里透红,肌肤雪白、嫩滑如凝脂。

论才气,时人赞她不拘礼节且富有文采。

卓文君皮肤白皙、家庭富有、相貌美丽,该是一众贵家公子求聘的对象,为何偏偏让穷酸书生司马相如独占花魁?

司马相如为了追求美丽的卓文君,可谓用尽计谋,甚至不惜与县令王吉密谋,务求成功。

第一步,驾豪华车马而至,以吸引临邛百姓的注目。

因向来与临邛令王吉的关系好,梁孝王死后,司马相如便应邀前往临邛。司马相如第一次前往临邛,刻意驾车去的。他坐着马匹拉的车轿,神态从容不迫,举止文雅大方。

然而,自从梁孝王死后,司马相如生活贫困。车骑从何而来呢?车骑一个可能是梁孝王生前送他的礼物,第二个可能便是他典当所有家里值钱东西得来的。此种举动可谓是打肿脸充胖子。

司马相如有心驾着车马到达,引起临邛百姓的注意,以达到追求白富美卓文君的目的。可以看出,司马相如此次到访临邛的目的可是相当的不单纯了。

第二步,与临邛县令合谋,引起当地富豪的注意。

当时临邛有许多家里仆人过百的有钱人,卓王孙更是有钱人之中的老大哥了。卓文君作为其千金,既有才名又有美貌,便成为司马相如的“头号猎物”,且目标相当明确。

司马相如到达临邛后,住在城郭的一处都亭里,因为他实在太穷了,连住客栈的钱都付不起。此时,王吉假装毕恭毕敬,每天去拜访司马相如。而司马相如配合装模作样,经常称病拒绝王吉的到访,而王吉在被拒绝后表现得更加恭敬。

司马相如和王吉的这些举动,成功引起富贵人家的关注。大家都想知道让县令如此尊敬对待的客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以后好拍马屁。

之后,卓王孙宴请宾客,又请了县令,临近饭点的时候特意去请司马相如。司马相如竟然称病不出席。王吉一听相如不来,死活不敢饮食,并且亲自前往迎接,司马相如装作一副逼不得已的样子,勉强前往。

这般大架子成功吸引了卓文君的注意,甚至偷偷躲在屏风后面窥视。

第三步,县令力助藏拙及展露才华。

司马相如长得还算人模狗样,一出场便吸引住了全部人的目光。当然,司马相如特意晚来一步是有原因的,因为他有口吃的毛病,而宴会刚开始时,宾客们都会寒暄闲谈,他一说话不就暴露了吗。

喝酒喝得正热闹时,王吉继续助攻:“听说相如喜欢弹琴,我们可否有幸欣赏一下呢?”这可正中司马相如的下怀,不用说话,还能秀下才艺。

第四步,以琴曲传情并贿赂侍婢传讯。

司马相如早就料到了卓文君会躲在屏风后偷看,又特意弹了一曲《凤求凰》,表达出自己单身并很想求得美女的强烈愿望。这还没完,司马相如又派人贿赂了卓文君身边的侍婢帮助传话。

至此,卓文君终于沦陷,连夜跑到司马相如住的地方,并和他一路私奔到成都。

美女卓文君是典型的爱情至上主义者,时年十七岁的小女生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甚至不惜与父亲家人断绝来往。

然而,与司马相如奔归成都后,卓文君才发现司马相如的家穷到只有四面墙壁,更别说有仆人伺候了,吃饱都难。此时尚沉浸在爱情里的卓文君并未觉得苦,“有爱饮水饱”有时还是很有道理的。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生活实在是苦到过不下去了,两人只好回到卓文君的老家临邛。

司马相如卖掉自己当年装X的车马,买了一间酒舍。最绝的是,他还想了一个妙招:让卓文君当街卖酒。

想到自己的女儿在家门口卖酒,卓王孙觉得异常羞耻,甚至闭门不出。时间一久,亲朋好友都来劝卓王孙:“你就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又不缺钱,如今文君已经失身于司马相如,生米煮成熟饭了,你又何必生气,看着一双儿女过不下去呢?”

卓王孙迫不得已,分给卓文君上百个家仆、百万金钱,甚至连当年为她准备的嫁妆都拿出来了。

得手后的小两口高高兴兴地返回成都,买田宅,也成为富贵人家。

先得卓家美人,又得卓家财产,司马相如可谓是人财两手抓,哪个都不放过。

不过。他耍的这一系列心机算是相当卑鄙了。

按照汉朝士子的说法:女子三十而色衰,男子五十仍好色。

司马相如在有钱之后便不安分了,竟然企图纳妾。可谓将大猪蹄子的本性发挥到了极致。事实上,司马相如的财富皆来自卓文君的父亲,如果没有卓文君,他还是那个家徒四壁的穷书生。

卓文君实在难以接受自己抛弃所有换来的爱情受到玷污,不惜和司马相如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

才女卓文君于是赋《白头吟》一首,既表达了自己对司马相如爱情的纯洁、坚不可摧,又暗讽了司马相如的无情无义: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司马相如在收到妻子的书信后,还算有点良心,终于打消纳妾的念头。

二人于是重归于好。

End

故事的结局总是出人意料。

司马相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抱得美人归。但是,卓文君实在太美了,让他神魂颠倒。不顾自己身患糖尿病的身躯,夜夜笙歌,最后竟然恶化成不治之症,不久身亡。

这可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典型例子。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