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障”,你神经病啊!

不得否认,全人类都有两个公共的假想敌:外星人和机器人。

前者远在天边,总是在影视剧里扮演着面目可憎的侵略者角色。

后者却近在眼前。

孤独的人类找不到外星人,只能创造出“机器人”这个概念来陪伴左右,并且这些在文艺作品里亦敌亦友的机器人也正在被当代人所接纳,如今我们更习惯称他们为“人工智能(AI)”

人类对这些AI的感情很复杂。

回顾不算遥远的2017年,在阿尔法狗击败柯洁的那一刻,“人类根本无法打败人工智能”的舆论导向一瞬间爆炸传播。

可下一秒转头就看到家里扫地机器人又拖着狗屎到处日墙角,莫名的危机感便瞬间解除。

有的是人工智能,而有些是人工智障。

前不久,身边朋友们都开始玩一个叫“王斌教你对对联儿”的网站,大概玩法就是用户输入任意一个句子作为上联,网站就会对出合适的下联。

首先输入一些诗词,虽然对联AI答出的下句不是原句,但总还是能进入到浪漫的气氛中。

接着,我情不自禁地就输入了这一句。

能看出这个带文豪已经凌乱了。

不过,居然对出“人命何曾不是癫狂”的妙句,细细品味之后,我竟无言以对。

再试试看“带带大师兄”呢。

好吧,我佛了,圣贤都给安排上了。

最后,当我输入人工智障之后,系统非常快速地给了我“天地奇才”四个大字。

看来AI夸起自己也是毫不含糊。

似乎有点关系,又似乎什么关系都没有,这种暧昧正是人工智能中“自然语言处理”的特质。

以上并不是AI尝试文学的第一次。

借鉴519位中国现代诗人,配合上万次的反复磨炼,2017年5月19日,微软小冰作为人工智能,出了第一本属于自己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

某天深夜,少女安妮肝着某手游的超鬼王活动,一把摸下来几十根头发,情难自已。

便抄起手机让小冰为我即兴赋诗一首。

输入表情包,再输入关键字,并且附上受伤的心情,在漫长的30秒等待之后,这首由AI小冰为我量身定做的现代诗就新鲜出炉了。

字里行间充满了感情色彩,确实颇有文艺女青年的风采,只不过好像和我悲愤交加的心情没什么关系......

不过我还是对这位人工少女建立起极大的好奇心,偶尔会摆脱她替自己解决一下表弟的高数作业。

AI文学,字里行间都挥洒着一种类性冷淡的调调。

吟诗作对本是浪漫到不行的事儿,却在人工智障们的帮助下,变得别扭起来。

意外的是这种别扭还挺有感觉。

制作者:@机智的何先生 

升级内容,简化操作,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沙雕网文生成器。

比如女主角名输入安妮,男主角输入吴彦祖。

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关于三好学生和校园小霸王在大雪纷飞的夏天里爱得死去活来的故事。

因为不想让自己男朋友可怕到所有人围着他公转,我把男主角那栏输入了蔡徐坤。

紧接着,一段缠绵悱恻的午后时光开始了。

用拳打脚踢代替浓情蜜意,在校园里享受着18岁的盛夏初恋。和蔡徐坤恋爱的同时,顺便还能学习一下初中物理。

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往往把人工智能放在自己的对立面。

可事实上,这些人工智障们目前还无法取代一些创作性质的工作。并且唯一的那点冷幽默感,还是解读者赋予的意义。

刘慈欣的一部短篇小说《诗云》中,曾经大胆模拟过“用技术解释艺术”的终点,这其实和AI文学的发展趋势很像。

小说中的神级文明因无法理解“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的含义,不惜熄灭太阳,吞噬行星,将能所有文字能配成的诗词种类记录成一朵“诗云”。

最终,神即使拥有了真正意义上所有的诗词,但却无法鉴别哪首才是巅峰。

小说最后停在了一个灵魂拷问上:

“智慧生命的精华和本质,真的是技术无法触及的吗?”

也许吧,未来难以预料。

但至少,人工智障们在幽默感上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