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十三》:成长就意味着“懂事”吗?

近日,电影《狗十三》在尘封五年后终于与观众见面了,尽管被国内外各种大片夹攻,它依然获得了不错的口碑,在豆瓣稳守着8.4的高分。

它的情节很简单,讲的是十三岁少女李玩和她的狗爱因斯坦的故事,但背后的寓意却很深,反映的是人们如何跟这个陌生世界,一点点妥协的故事。

这虽然是部青春片,但它却并不是只拍给青少年看的,或许从某种程度上说,它的受众实际是成人。

正如导演曹保平所言:

“没人注意到我们在什么时候忽然就长大了,一切好像自然地发生了,但那一天的到来其实是很残酷的,我想让大家回头看看这一天。”

《狗十三》之所以引发了观众的强烈共鸣,是因为人们从中看到了自己的青春记忆,甚至还有人感叹,“如果没有共鸣,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幸运?”

这实际是一种具有普遍性的集体记忆,很多人都有过和女主类似的遭遇,他们在被迫地磨去棱角,去按照大人们所认为对的方式来生活。

或许对于他们而言,所谓成长就是“懂事”的过程。

在影片中有这么一幕:在饭局上面对爸爸领导推到面前的那盘招牌菜狗肉,她笑了笑说“谢谢叔叔”,一口吞下,很多人把这看作是李玩妥协的象征。

这或许就揭露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那就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对于“懂事”的推崇。其实它不仅限于家庭和亲子关系中,而是广泛地存在于生活中。

这个词语从表面看,好像是说这个人识大体、体谅他人和情商高,但实际上它是在用此去塑造驯服和听话的客体。

它要求你做到的是无条件地隐忍和退让,你必须阉割掉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以此去迎合父权体系下的“大家长”。

不过其微妙之处还在于懂事在很多时候并不是出自于被迫,而是源于一种无意识的遵从。

就像在《请回答1988》中的善德,作为二女儿,永远都被父母忽视,却总是忽略自己的感受去迎合他人,冰箱里只剩两个鸡蛋的时候,选择自己不吃让给姐姐弟弟吃,甚至因为和姐姐的生日只差三天,就要将就着在姐姐生日那天一起过。

其实她的父母并没有逼迫她去“懂事”,只是她希望以这种自我牺牲的方式来获取他人的认同,但恰恰相反,她虽然能得到一句“懂事”的夸赞,却成了最容易被忽视的人。

因而,人们对于“懂事”的态度是很拧巴的,他们一方面觉得自己委屈和不甘心,所做出的牺牲得不到回报;而另一方面,他们却从来没有正视过自己的内心感受。

但在近些年,随着社会思潮的变化,人们开始意识到自我感受的重要性,这种“懂事”的观念也在逐渐被质疑。

尤其是那些长期被“懂事”所压抑的人,就越羡慕那些“不懂事”的人,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月亮与六便士》能成为最受读者欢迎的著作之一,长期稳居在京东、亚马逊、当当的前十榜单中的原因,因为人们在思特里克兰德的身上看到了他们所缺少的特质。

而他们则生活在“懂事”的阴影下太久了,在知乎、豆瓣等论坛上,你都会看到很多人在吐槽自己被“懂事”所压制的童年,有些可谓是苦大仇深。

只是这些大多是情感性的宣泄,那么从理性上看,“懂事”的最大弊端到底在何处?

在传统的语境中,当人们提到“懂事”的时候是在泛指这个人成熟、明事理、不意气用事,从表面看,这好像是一种赞赏,但实际上,这当中却蕴含着一种关系的不对等。

当一方去要求另一方“懂事”的时候,其实是在将TA所认定的规则强加到对方的身上,在这种设定下,对方的感受是不重要的,TA所要的就是顺从而已。

而更为细思极恐的是,人们对“懂事”冠之以皇冠,将它形容为一种高尚的性格特征,也就是为“自私”披上了一件“无私”的衣服;其中的潜台词则是“你是个懂事的人,所以你要去为了XXX,牺牲自己的感受”。

久而久之,这就会成为情感绑架,尤其是对于一些自我意识比较薄弱的人而言,他们很容易为了保住“懂事”的虚名,而不断地压制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因而,“懂事”就成了一种“无自我”的“利他”的行为。

而实际上,“利他主义”的驱动力是深层次的自我满足,人们从帮助他人的举动中可以收获幸福感。

但是“懂事”却并非如此,那些“懂事”的人是十分痛苦的,他们常常处于边缘的状态,以至于无力去正视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

同时,还有一个更为讽刺的现象。按理说,“懂事”文化所带来的是人的早熟,当人长期处于这种被规训的环境中,TA会变得善于适应环境。

但是现实却是,这个社会中又存在着大量的“巨婴”,他们缺乏独立处理事情的能力,且更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外界以及自身。

其实,从本质上这两者不仅不是矛盾的,而且还是互为因果的关系。“懂事”是用贬低个人价值的方式让人们对环境低头,并且美其名曰这是看清现实。

但实际被要求“懂事”的人所丧失的正是面对现实的勇气和能力,他们不敢去选择以及承担后果,只能躲在那个所谓的“秩序”后面。

或许这就是人们对于“懂事”的另一层误解,“懂事”和成熟是相差甚远的,成熟是一种相对自洽的状态,人们在看清现实后,理性地做出自己的选择。

就像弗洛姆在《爱的艺术》中所言:

“在成熟的人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系列特有的态度:

成熟的人能够创造性地发挥自己的力量;

成熟的人只想得到他自己为之付出劳动的果实;

成熟的人放弃了全知全能的自恋幻想;

成熟的人取得了一种以自己的内在力量为基础的谦恭。

而这种内在力量只能由真正创造性的活动所给予。”

而“懂事”却是另一种状态,它是表面繁荣下的麻木不堪,正如《狗十三》中的女孩,在经过了一系列的事件后,她似乎是长大了,但在观众看来却是相当残酷的,她实际是在一步步地将自己埋葬。


这部电影也许是个悲剧,在现实中也从来都不缺乏这样的事情。

人们对这种宿命式的轮回是沉溺的,但也是悲观的,他们曾经被“懂事”所改造和压制,但在今日很多人却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自己所讨厌的人,理直气壮地用此再去规训他人。

不过客观地看,成长从来就不是一条光明的道路,它势必充满着挫败和挣扎,在这个过程中你会认清到很多事情,像是你不是世界的中心、你的感受也不会被所有人所尊重。

有很多人会像电影中的女主一样,他们曾经质疑和反抗过,最终却是向成人世界妥协,也许这就是大多数人的成长经历。

但是,这却并非是成长唯一的通道,正因为现实和外界是残酷的,所以人们才更应该学会维护好真实的自己。

当然这个过程不会简单,它需要你用足够坚韧的内心去抵御,并且客观地认清身边人的局限性,这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因为他人对你的粗暴而轻视自己。

米兰·昆德拉说过:

“人是为了反抗过去才成就未来的”。

对于这种“懂事”文化,仅仅有眼泪和感伤是不够的,人们需要的是去反抗和拒绝。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