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兴冷脸,大张伟被怼:看了这个节目,我终于受够那些把丧当酷的年轻人了

你最近一次释放自己、敞开了玩儿,是在什么时候?

 

之所以问这个,是因为今晚上线的新节目,《即刻电音》,一档电子音乐制作人竞演。

 

之前几个同事参加了提前看片,结果谁也没想到,办公室最文静、最不爱玩儿的 Cassie ,看着看着就坐不住了。

一个天天在办公室加班的人,戴着耳机,对着节目一边看一边蹦一边扭。

 

我跟着看了一会,才明白 Cassie 怎么会这么反常。

 

因为这里头的每一个人,都显得特别 “敞得开”

开场就有提醒,关紧门窗,调大音量。

 

每个来竞演的制作人,都显得特别有活力。

打碟。

戴流光溢彩的电头盔。

蒙面敲大鼓。

还有个男孩,背着宜家购物袋上台,用纸做的电子琴表演《植物大战僵尸》。

 

连嘉宾都很难坐得住。

张艺兴、大张伟和尚雯婕是节目主理人(类似合作嘉宾),经常听到一半就站起来了。

 

就像一群压抑、不自由的年轻人聚在一起,终于造出了一个大型快乐现场。

也许我们这一年实在是丧够了。

2018 最后一个月,不流行丧,流行脱丧。

 

 

我之前就听过一种说法,“丧到极点了你就听电音,这条命全是电音给续的。”

 

节目里张艺兴作为主理人出场时,一开始表情还挺冷酷,后来一坐在座位上,就特别兴奋,带了好几副不一样的耳机。

不同类型的音乐,要用不同的耳机听。

等待调试设备时,主动要求热热身,问工作人员放一下自己的歌。

音乐一响,状态来了。先在座位上跳。

又蹦到舞台上跳。

“一放他的歌他就高兴了。”

 

一帮年轻人聚在一起,一点包袱都没有。每个人都在蹦蹦跳跳。

 

只要高兴,头发丝到脚后跟都能动起来。

 

情绪来了,做就是了。

 

 

 

另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大张伟,他在节目里太受争议了。

不少人听到大张伟要来节目,第一反应是那我不参加。

但他的态度反而非常敞亮 —— 我怕什么呀。

一出来就手指前方,模拟弹幕:

“你看见了吗,现在绝对有很多弹幕在骂我——他凭什么来这!”

 

在节目里给自己选标签时,大张伟又选了一个让音乐人抵触的词,野路子。

因为他的电子音乐是自己学的,没受过专业训练。

 

于是很多人都不愿意选他。“音乐人最不能被贴上这种标签好吗?” 

 

就算经过他的点评,也有人很不服。

 

大张伟显然对这种场面见惯了。

 

“因为我爱音乐,因为我必须前进,只有我一个人我也得坚持下去。”

 

我印象很深的一个竞演者,是“土嗨”王绎龙,受争议的程度跟大张伟几乎不相上下。

 

没有受过任何乐理训练,做过 dj,混过夜场,代表作是《午夜 dj 》,歌词你一定听过:

“如果我是 dj 你会爱我吗?”

 

大张伟看见他上来,一下子又笑了。

 

问他,你看见了吗,这些弹幕。

 

“咱俩凑一起,中华土嗨。弹幕肯定最大化了。”

 

他表演的是《电音之王》。

“谁是电音之王?我是电音之王!”

 

结束之后,大张伟问他,我觉得别人做电音是因为喜欢,你是因为流行。

 

王绎龙愣了一下,马上特别肯定地回答,没有,我是真喜欢。从 2001 年开始,坐在网吧里,租了一台奔腾三的电脑自己学。

 

“来这里就是展露真实自己。没有选我,我也觉得没有失败。”

 

“音乐就没有什么高低贵贱,喜欢我的电音,就跟我一起摇摆。

 

不喜欢我的电音,也无法阻止我的存在。”

 

相比起做自己的态度,获得认同反而成了不重要的一件事。

“土嗨就是本土的嗨曲。土嗨虽然土,但是真嗨!”

这种释放,也是对自己的坦诚。你就是你。

 

 

 

在三个主理人之中,其实尚雯婕最让我惊讶。

她是 06 年超级女声的总冠军,复旦毕业,曾经还做过法语翻译。整个人生经历就是随性的状态。

开场给自己选标签,她直接拿了一个“怪咖”。

 

选择竞演人进赛道时,就不让那个戴电头盔的“大脑袋”进。因为太浮夸。

有个竞演人,上台就要撩她。

 

她一脸平静地怼回去了:“我其实不太懂你要说什么。”

她什么观点都敢说。另外一组很不错的表演结束,其他人的表情是这样的。

她的表情是这样的:

“他舞台是挺炸的。但那个山歌绝对是个败笔。”

“在我不懂的领域,我没有立场。

但在我懂的领域,我非常坚定。十匹马都拉不回来。” 

 

一旦碰上欣赏的人,才变得有点热情。

直接上台,去学怎么发出乐器的声音。

 

还跟一个特别爱笑的男孩陶乐然,对 “丧” 这个话题聊了半天。

做了一首很快乐的作品,每句话都带个哈哈哈。

 

因为觉得大家现在好像太流行丧,而且以丧为荣了。

 

尚雯婕问,但是大家觉得丧是解决烦恼的方式啊。

结果这男孩说,丧才不会解决你的烦恼,只不过是把烦恼记录下来,堆积在那里了。

说真的,我也挺想念那种呐喊、燃烧的状态的。

 

平时总绝对自己身不由己,不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不能由着心情说自己想说的话。

但其实我们都很清楚:长期在丧的状态里,我们并不快乐。

 

丧有价值,但丧久了,就真的不太酷了。

 

记得几个月之前,我问过你们一个问题:你有没有过突然的自我?

 

收到的两千多个回答里,有人工作压力大,问街头艺人要了二胡,蹲下来拉了半小时,就是发泄。最后老者说,舒服了吧,回去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呢。

 

还有个朋友,晚上九点多刚下过雪,说路灯照得雪特别干净好看,趴在雪地里匍匐前进了 2 米多。

 

排名第一的留言说:成年人是多么渴望自由啊。

每当回头看这一年,最怕不好也不坏。

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真的要喘不过气了,别干挺着,去做些让你畅快、开心的事,怎么着都行。

 

不取悦别人,只取悦你自己。

 

就在今晚,第一期《即刻电音》也已经在腾讯视频播出了。如果你丧够了,一定要去看看,记得调大音量,戴上耳机。我保证,作为一秒让人振奋起来的音乐,电音绝对是最有效的“脱丧利器”。

 

这些你为自己挣得的快乐,会让你相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释放你自己,现在还来得及。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