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美名,成就爱情,世人都应一睹其芳容

它,原名火绒草,家住阿尔卑斯山。在海拔1700米以上的高寒地区绽放,不畏风寒暑热,不嫌贫慕富,其耐力比菊花、梅花有过之而不及。

它,堪称植物界的孤傲公主,不与群花争艳,相貌独特,有海星状的花瓣,莲蓬似的凸起,春芽般的绿尖儿,向日葵样的花蕊。白色绒毛覆盖花瓣,宛若轻纱少女,高贵素雅。突起上有七八个嫩黄色的尖儿,犹如雨后春笋,顽皮可爱。中间的花蕊短小平整,质朴而不张扬。

它是隐士,独居高寒之地,不被世人了解,只有攀岩的勇士才能偶遇她的芳姿。

拥有美名,成就爱情,世人都应一睹其芳容

高山之寒,造就它孤傲的身影,独特的妆容成就它一世的美名。

拥有美名,成就爱情,世人都应一睹其芳容

自古美女爱英雄。想要成为英雄,势必要付出代价。

彼时,一小伙子上山采药,辛苦攀爬,偶得一奇花,顺手采来,想要送给心爱的姑娘。姑娘看到这样精致而美丽的花,不禁心花怒放,夸赞爱人是英雄,并嫁给了他。

他们的爱情故事成为佳话,能飞檐走壁,采得岩缝中的奇花,堪称英雄。于是,青年人纷纷效仿,求爱不以玫瑰为礼,而是送火绒草。

从此,火绒草成为爱情的信物,象征着为爱情赴汤蹈火、肝脑涂地。

有此传统,可怜了阿尔卑斯山下的小伙子们,为了获得芳心,估计要腿发抖、头发晕,整日思索哪里能采得这爱情草。

火绒草因此名声大振,成为有情人心心念念的宝贝。人怕出名猪怕壮,火绒草更怕姑娘们惦记。

这份执爱却带来了伤害。为证明爱情忠贞,小伙子们奋不顾身地采撷,给火绒草带来了种族性的灭绝。

求爱送火绒草成为传统,人多手杂,花被连根拔起,所以能采到的花越来越少。

拥有美名,成就爱情,世人都应一睹其芳容

上天不负有心人,有一男子翻山越岭,攀崖走壁,终于采到了花,却不幸坠崖而亡。

他死时手中紧抓一株火绒草,被一位采不到花的老光棍儿发现,就对村里人说,此人因为将花连根拔起,所以受到诅咒而坠崖。

以后采花即可,不可断根,这样来年还会开花,人们对此深信不疑。

拥有美名,成就爱情,世人都应一睹其芳容

二战中,驻守阿尔卑斯山的士兵以火绒草为榜样,头戴火绒草的帽徽,顶着高山风寒,用顽强的意志和敌人抗争。

每次抚摸火绒草徽章,就像看见恋人的笑容,美好而欣慰,于是信心倍增,更加英勇。

和平年代,人们忆苦思甜,对英雄的火绒草敬佩有加,尤其欣赏它耐得住寂寞,甘居石崖的顽强不屈。

瑞士、匈牙利、芬兰等国都追捧此花为国花。从此,火绒草荣登大雅之堂,成为母仪天下的“花王”,在外交中扮演了“国宝”的角色。

两国相交,以前赠送的见面礼是丝线绣织的火绒草,样子还不够逼真,现在直接送真花,让大家一睹火绒草的芳容。

不过,瑞士人如此爱戴火绒草,怎会以草相称呢?人们早就给它改名了,而且这个名字家喻户晓,世人传唱已久。还记得电影《音乐之声》吗?其中的插曲《雪绒花》唱的就是火绒草。

拥有美名,成就爱情,世人都应一睹其芳容

这部电影捧红了雪绒花,但是许多人只知其名,不晓其貌。

我国的作家冯骥才在访问瑞士时,也荣幸地收到了几朵雪绒花,当时瑞士人问他中国可有此花,他言语含糊,心想:

我泱泱大国,一定有这样绝妙的花,但不知此花在何处定居。

机缘巧合,冯骥才去河北参加会议,在有“空中花园”之称的蔚县,竟然看到此花,而且比瑞士的花大三倍。

他惊奇地大叫着:“中国的雪绒花,原来你在这里。”

此事一经传开,中国的雪绒花名正言顺地进入了保护行列,当地不许放牧,也不让搭帐篷,专供雪绒花安居。

雪绒花受到专宠,一大片、一大片地繁衍生息,让大地如白雪覆盖,真不愧美名“雪绒花”。

拥有美名,成就爱情,世人都应一睹其芳容

雪绒花如此傲娇,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看的人多了,大家竟发现雪绒花不是独生子女,它还有很多的品种,在中国,雪绒花就有40多种呢。

雪绒花个性独特,喜欢在高海拔的岩石缝隙生长。特殊的地理位置,孕育了它优良的品质,使它成为上好的清凉药材,小到感冒感染,大到肾炎出血,它都能一一拿下。

最要命的是它能美白、抗衰老,对于排毒祛痘效果极佳。

这简直是爱美人士的最大福音,赶快下手,让自己年轻一把。不过,此花数目不多,想买,价格也不便宜,还是先过个眼福吧!

拥有美名,成就爱情,世人都应一睹其芳容

千百年来,这么高贵的雪绒花为啥甘愿做草?其中奥妙还得从它最初承担的使命说起。

在大山深处,有个聪明人发觉,这种植物所含水分少,花柄自带绒毛,就像穿了一件貂皮大衣,任凭风霜雨雪侵袭,都能顽强生长。

关键是这么高傲的植物竟然和火的关系非同寻常,夹在火石中间,只要轻轻摩擦,就能燃烧。

因此,它兢兢业业担任起取火大使,为人类带来光明和温暖,于是,被赐名为火绒草。

雪绒花曾被人当作引火材料付之一炬,后因其生命力顽强,生长环境恶劣,被誉为“勇敢的爱”,为有情人扮做月老,直到它成为民族精神的领袖,登上国花的宝座,受世人敬仰,它都是默不作声,此种精神更令人敬佩。

人们不能改变它的习性,也不能改变它的样貌,只能敬而远之,独赏一份天公造物的神奇。

它生于高寒不慕温室,献身爱与和平,不忧不喜,获一世美名,不改芳姿。

那洁白如云的一簇簇雪绒花在一望无际的碧海中轻轻浮动……

0

发表评论